Ar将触发下一个大型技术平台:镜像世界

每年12月,《流言终结者》主持人亚当.萨维奇(Adam Savage)会推出一部视频,回顾他过去一年“最喜爱的东西”。

2018年视频的亮点之一,是一套增强现实公司Magic Leap的AR眼镜。在简单带过它过去的炒作,及期望落空后招致的强烈批评后,萨维奇描述了他在家中、办公室试戴这副设备的奇妙体验。

“打开设备后,我能听见鲸鱼的声音。”萨维奇说道,“但我没看到它,我环顾办公室寻找它的身影。

接着鲸鱼游过了窗户──就在房子外头!这副设备扫描了我的房间,还知道窗户是个入口,更让鲸鱼在大街上游来游去。我真的惊讶地说不出话。”萨维奇在AR眼镜另一头窥见的,是对镜像世界(mirrorworld)的惊鸿一瞥。

镜像世界尚未完全存在,但它即将来临。很快地,现实世界的每个角落、每样事物──每一条街道、每一盏路灯、每一幢建筑、每一个房间──都将在镜像世界中,拥有相同尺寸的数字分身。

目前,我们仅能通过AR头盔看见镜像世界的一小块片段。这些破碎的虚拟景象被一块块地缝补在一起,组成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共享、长久的空间。

作家豪尔赫.路易斯.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曾想象了一张与实际搭建领土同样大小的地图。“最终,”波赫士写道,“制图师公会搭建了一张与帝国大小相同,并且每一点都完全吻合的帝国地图。”我们现在就在构建一张规模难以想象的1:1地图,而这个世界将成为下个伟大的数字平台。

原始的镜像世界

长久以来,Google Earth为镜像世界的未来面貌提供了一丝线索。我的朋友丹尼尔.苏亚雷斯(Daniel Suarez)是位畅销科幻作家。他在最近的一本书《Change Agent》中,描述一位逃犯沿着马来西亚的海岸逃亡。

他对沿路餐馆以及景貌的描写,与我前阵子在那边开车时看见的完全一致,于是我问他什么时候去旅行的。“噢,我从来没去过马来西亚。”他露出腼腆的笑容,“我有一台三屏幕的计算机。好几个晚上我打开了Google Earth,沿着马来西亚亚洲公路18号线的街景“兜风”。”和萨维奇一样,苏亚雷斯看见了一个原始版本的镜像世界。

镜像世界已经在建造。世界各地科技企业的实验室深处,科学家与工程师正竞相构筑覆盖实际地点的虚拟空间。最重要的是,这些即将涌现的虚拟景致会非常逼真,他们将呈现出建筑师所谓的场所感(placeness)。

Google Maps提供的街景只是平面照片拼凑而成。但在镜像世界,虚拟建筑物将变得立体,一张虚拟椅子会向你展现椅子的感触;一条虚拟街道也有其层层纹路与裂缝,传达着一种“街道感”。

镜像世界是由耶鲁大学计算机科学家大卫.格莱特(David Gelernter)率先推广的术语,它不仅反映出事物的形体,还能反映出其场景、意义与功能。我们能如同在现实世界般与它交互、操纵它并感受它。

首先,镜像世界将以重叠现实世界的高分辨率信息的形式,呈现在你我眼前。我们可能会看到虚拟的姓名标签,浮现在某个曾经见过的人头上;也可能是一道指引我们在正确位置转弯的蓝色箭头;又或者是置顶在观光景点上的一篇实用注解。(与黑暗、封闭的VR头盔不同,AR眼镜使用透视技术将虚拟图片置入现实世界之中。)

最终,我们将能像搜索文本一样搜索物理空间──“帮我找出所有河畔边面向夕阳的公园长椅。”且如同使用网址连接般,我们可以在现实网络中超连接物体,这将创造惊人收益与一种前所未有的产品。

镜像世界将拥有自己的特点以及让人惊喜之处。它揉合现实与虚拟的奇妙双重性质,诞生出我们从未想象过的休闲娱乐。Pokémon Go(口袋妖怪Go)仅仅显露一丝这个平台近乎无限的探索性。

这些例子都很琐碎,也非常粗浅,等同于互联网诞生不久时,我们最初的那些蹩脚猜测,例如当时才刚起步的CompuServe,以尽早期的AOL。这项工作的真正价值,会在这些基础元素让人难以预料的无数次融合中显现。

未来工作的面貌

网络是首个大型科技平台,它将信息数字化,让知识服从算法的力量;之后它受到Google主宰。第二个大型科技平台是社群媒体,主要在手机上运行。它将人们数字化,使我们的行为与人际关系受制于算法的力量,并由Facebook和微信掌控。

我们现在正身处第三个平台的黎明,它将使其余的世界迈向数字化。在这个平台上,所有一切事物与空间将化为机器可读取的数据,并依顺于算法的力量。无论是谁统治了第三个大型平台,都将跻身历史上最富有、最具权势的行列,就像那些主宰了前两个平台的人或公司一样。

此外,如同两位前辈,这个新兴平台将为生态系统内成千上万的企业带来繁荣,以及百万个在机器有办法读取世界前,不可能实现的新点子。

窥探镜像世界的渠道,早已存在我们身边。或许没有什么比将虚拟角色带到户外环境的Pokémon Go,更能证明现实与虚拟结合创造的魅力。2016年刚推出时,全世界的人都在各地公园抓宝,几乎走到哪都能听见“啊,我抓到了!”

Pokémon Go在153个国家拥有上亿名玩家,创办Pokémon Go开发公司Niantic的约翰.汉克(John Hanke),同时也是铸造出Google Earth的一员。

现在,Niantic总部位于旧金山内河码头旁的渡轮大厦,从宽敞的落地窗可遥望海湾以及远处的山丘,办公室堆满了玩具与拼图,还有一个以船为主题精心打造的密室逃脱空间。

汉克说,无论AR技术拥有多么丰富、新颖的可能性,Niantic都会继续专注在游戏与地图,作为利用这项新技术最好的方式。游戏是孕育技术的孵化器,“如果你能为玩家解决问题,你就能为其他所有人解决问题。”汉克补充道。

不过游戏并非镜像世界崭露头角的唯一场景。微软是除了Magic Leap以外,AR领域的另一位主要竞争者,自2016年便开始生产Hololens AR设备。当你启动Hololens时,它会搭建出你所在的房间。然后,你可以用双手操控在眼前浮现的菜单,选择想读取的应用程序,一种选择是将虚拟屏幕挂在眼前,如同在笔记本电脑或电视屏幕上那样。

微软对于Hololens的预期很简单:它是未来的办公室。无论你身处何地,都可以在眼前打开任意数量的屏幕,并立刻着手工作。

创投公司Emergence指出,“全球80%劳工并不在办公桌前工作。”这之中一部分的工作者们,此时正戴着Hololens,在仓库与工厂内置构立体模型及接受培训。特斯拉最近为在工厂生产中使用AR而申请了两项专利;物流公司Trimble也打造了一款搭载Hololens,且通过安全认证的安全帽。

2018年时,美国军方宣布购买10万台Hololens的升级版本,目的是为了领先敌军一步以及“增伤杀伤力”。实际上,比起在家里使用,你更可能在工作时戴上AR眼镜。(即便是饱受诟病的Google眼镜也正悄悄进入工厂)

在镜像世界之中,任何事物都会有其数字分身。NASA工程师在1960年代开创了这个构想。所有送往太空的机器都会留存一份复制品,如此一来,他们能够为千里之外的零件排除故障。这些复制品演变成计算机仿真──也就是数字分身。

镜像世界拥有揉合现实与虚拟的双重性质,诞生出的Pokémon Go广受喜爱。

让网络走出屏幕

奇异是全球最大的企业之一,负责制造非常复杂,一旦故障便会夺走人命的机械:发电机、核子潜艇反应炉、炼油厂控制系统、涡轮引擎。为了设计、构建并操作这些庞大的家伙,奇异借用了NASA的招数:它开始为每台机器创造数字分身。举例来说,序号E174的涡轮引擎,会有一个相对的E174数字分身。它的每个零件都可在空间中以立体的形式呈现,并设置在相对的虚拟位置。在不久的将来,这种数字分身可为引擎提供动态的数字仿真。但这个拥有相应尺寸的立体数字分身可不只是一连串数据,再现了引擎的体积、尺寸与材质,就像是它的化身。

2016年,奇异将自身重新塑造成一家以融合现实与虚拟世界为特点的“数字工业公司”,换句话说,他们正在构筑镜像世界。数字分身成功提升了在工业制程中,使用奇异机器的可靠性,例如炼油或生产设备。

而微软则将数字分身的概念,从单一对象拓展至整个系统。

这家公司正利用AI技术,打造沉浸式的虚拟复制空间,仿真在整个厂房内发生的事。为一个巨大的6轴机械铣床排除故障时,有什么比将一个能通过AR设备看见的虚拟分身,重叠在上头更好的办法?负责维修的技术人员,可以借由判读虚拟分身,找出可能损坏的零件;总部专家能共享维修人员眼前的景象,并在修理时进行指导。

最终,每样事物都会有其数字分身,且这件事发生的速度比你想象中更快。家庭用品零售企业Wayfair在线上家居装饰目录中展示了百万件商品,但并非所有照片都是用相机拍摄的。

相反,Wayfair发现为每样物品创建一个立体、和照片一样逼真的计算机模型,要来得省钱许多。你必须非常仔细观察Wayfair页面上的搅拌器图片,才有办法分辨它是假的。当你浏览该公司的网站时,你也正在一窥镜像世界。

Wayfair正计划将这些数字模型带到现实之中。“我们希望你在家中,就能为家里添购商品。”Wayfair共同创办人史蒂夫.柯奈(Steve Conine)说道。他们推出了一款AR应用程序,允许你将家具的数字模型置于房间内,即便你移动它仍会固定在原地。

当你盯着手机,在虚拟家具周边走动时,可以创造出一种立体图片的错觉。你可以尝试在房间内的不同位置摆放沙发,或者更换花纹。你看见的景象,会与你之后拿到商品时非常相似。

当消费者在家中尝试这种服务时,“购买机率增加了11倍。”好屋网(Houzz)类似AR应用程序的负责人莎莉.黄(Sally Huang)表示。这就是AR领域风险投资人奥里.因巴尔(Ori Inbar)所说的,“让网络走出屏幕,进入现实世界。”

为了实现完整的镜像世界,我们不仅仅需要每样事物的数字分身,也需要构建一个现实世界的立体模型来放置这些数字分身。消费者很大程度上会自己办到这点:当有人通过设备,特别是AR眼镜盯着一个场景时,微小的嵌入式镜头会向外扫描,搭建出所见的一切。

这些镜头只能捕捉像素,无法提供很多信息。但在设备、云计算,或两者皆有的人工智能,会让那些像素变得有意义;它会精确定位你所在的地点与时间,评估那个地方的状况。这项技术称为SLAM(即时定位与地图构建),已经是现在进行式。

举例来说,创业公司6D.ai打造了一个开发平台,可用于创建能即时识别大型物体的AR应用程序。如果我使用其中一款应用程序替街道拍了张照,它可以识别每辆车为单独的汽车物体;每一盏路灯都是不同于周边树木的高大物体;店面是汽车后方的平面物体,将世界有条理地划分开来。

而且,这一条理是连续并紧密相连的。在镜像世界里,每样物体都与其他事物有关,好比说数字窗户会出现在数字墙壁上。这并非芯片与带宽产生的连接,而是由AI创建,具有场景感的连接。然后,镜像世界也创造出受推崇已久的物联网(IoT)。

AI创建场景连接

我手机里的另一款应用程序Google Lens,同样具有辨认物体的功能。它已经拥有足够的智能识别狗的品种、衬衫的设计或植物的种类等,且这些功能很快就会进行集成。

当你戴着智能眼镜环顾客厅时,系统会一件件地将所有物体记录下来,告诉你墙上有一幅裱框的铜板画,以及四种颜色的壁纸,一旁的花瓶里装饰着白玫瑰,还有一张古色古香的波斯地毯,是你摆放新沙发的绝佳位置。接着它会说,“根据你房间内家具的色调与风格,我们会推荐这种颜色与风格的沙发,你肯定会喜欢的。我们方便再推荐这盏很酷的台灯吗?”

AR是镜像世界的技术基础;这位牙牙学语的小婴儿会增长为一名巨人。“镜像世界带给你沉浸感,却不会让你离开现场。你依然存在,只是身处一个不同的现实位面。试想佛罗多戴上魔戒的情景,他们没有让你与世界隔绝,而是创建起一种新的连接。”Leap Motion前创意总监Keiichi Matsuda写道,这是一家开发AR手势技术的公司。

镜像世界要掀起浪潮,仍欠缺一种廉价、可随时配戴的智能眼镜。有越来越多猜测认为,某间科技巨头可能正在开发这种产品。

苹果一直痴迷AR技术,最近又收购了一间名为Akonia Holographics的创业公司,专门研究轻薄、透明的智能眼镜镜片。

“增强现实会改变万物。”苹果首席执行官提姆.库克(Tim Cook)在2017年底的一场财报电话会议中说道,“我觉得它相当深奥,而且我认为苹果在这个领域正处于一个十分独特的领导地位。”

戴上Magic Leap的AR眼睛,便能瞬间于置身另一个世界。

机器人将看见世界

但你不一定要使用AR眼镜,几乎任何类型的设备都可以带你参与其中。虽然效果没有AR眼镜那么好,目前你可以通过Google Pixel手机做到这一点。即便是现在,智能手表或智能衣服等穿戴式设备也能窥见原始的镜像世界,并与之交互。

一切与网络相连的事物,也将连接到镜像世界。在这个万物互联的世界中,任何与镜像世界产生连接的人事物都能看见彼此。智能手表可以检测出椅子;椅子又能探查电子试算表;智能眼镜有办法找到智能手表,即便它藏在袖子下;平板电脑则能透视涡轮机内部;涡轮机又可以看见围绕在周边的工作人员。

一个巨大镜像世界的崛起,部分依赖于现在进行中的根本转变,远离以手机为中心的生活,走向一门有着2个世纪历史的技术:相机。若要搭建一张与地球同样庞大的立体地图,你至少需要从任何可能的角度、所有时间点为每个地点与事物拍摄照片,这意味着地球会满布24小时全天候运行的相机。

通过将相机转变成可置于任何地点的小巧电子眼睛,我们正创建起分散世界各地的全视角相机网络。如同计算机芯片的发展,相机一年比一年来得更好、更便宜、更小巧。你的手机里可能就有两个镜头,车里应该还有几个,而我的门铃里也有一个。绝大多数新一代的人造眼睛,会以眼镜或隐形眼镜的形式,设置在我们双眼的正前方,这样一来,无论我们看向何处,都能捕捉到那片景致。

相机里的沉重零件会持续被没有重量的软件给取代,将它们转化为一粒24小时监控环境的小点。镜像世界将是一个由光线支配的世界,光线进到镜头、离开屏幕、映入双眼,川流不息的光线搭建了我们走过、接触的一切虚拟图片。光的法则决定了一切的可能性。

新技术会带来全新的强大力量。我们从喷气式获得超级高速;通过抗生素得到超级治愈能力;借由无线电掌握超级听力。而镜像世界则将赐给超级视力。我们的视线将有如X光般,穿透万物的虚拟分身,将它们解构至组成元素,从视觉理解它们的脉络。就如同过去人们在学校学习文本素养、培养读写能力,下一代将掌握“视觉素养”。

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成年人,需要能在虚拟场景中创建立体图像,速度就和我们现在打字一样快。他们将知道如何搜索脑海中的视觉概念,而不必用任何文本形容。颜色的复杂性与透视法将成为一种常识,就像现在的文法般。那将是个光的时代。

但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机器人会看见这个世界。实际上,这种混合虚拟与现实的作法,已是当今自动驾驶汽车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当一只机器人最终能够独自在繁忙的城市街道上行走时,映在它硅制双眼与脑袋里的会是镜像世界版本的街道景致。机器人导航成功与否取决于先前搭建的道路轮廓──人行道上灯柱与消防栓的3D扫描、精确的交通信号灯位置、门口与店家窗户上的详尽信息等。

当然,就像镜像世界里的所有交互一样,这个虚拟场景会覆盖在现实世界的景色上,所以机器人也能看见路人走过身边的即时动作。自动驾驶汽车的AI也是如此;它们也将沉浸在镜像世界之中,依赖平台提供数字化的道路与汽车。大多数移动物体的即时长字化会由自动驾驶汽车完成,因为机器人看见的一切都能立刻投影在镜像世界内,为所有其他器械创造利益。当机器人在观看时,不仅可以替自己获取信息,也可以为其他机器人提供一份扫描。

在镜像世界里,虚拟机人也将被具体化;他们会获得一具逼真的立体虚拟外壳,可能是机器、动物、人类或者外星人。在镜像世界之中,Siri和Alexa等AI助理也会拥有能被看见的立体形象,双眼是由数十亿只眼组成的矩阵。他们不仅能听见我们的声音,还可以通过观察我们的虚拟化身,看见我们的手势,接收到我们的微表情与情绪。他们的形象──脸庞、肢体──也会增加与我们交互时的细微差异。镜像世界是我们与AI相见时至关重要的平台,否则它们只是云计算里虚无飘渺的灵魂。

可调整时间维度

还有另外一种看待镜像世界内物体的方式,它们可以拥有两种用途,在不同位面扮演不同的角色。“我们可以拿起一支铅笔,把它当成魔杖使用。我们可以把桌子变成触摸屏幕。”Matsuda写道。

我们不仅可以打乱物体的位置与角色,还可以打乱时间。假设我正沿着哈德逊河旁的小径散步,并注意到一个鹪鹩鸟巢,我一位热爱赏鸟的朋友可能会很想知道这件事,于是我就在小径旁,留下她经过前都会维持在那的虚拟纸条。

我们在Pokémon Go看过同样持续性的现象:虚拟的口袋妖怪会留在一个现实地点,等待玩家遇上它。时间是镜像世界内可被控制的一个维度。与现实世界不同,但非常接近软件应用程序,你将拥有回溯的能力。

历史将成为一个动词。挥一挥手,你就能回到过去,观看在任意地点发生过的事。你将有办法在现实世界中,重建19世纪的景观。

如要访问过去,你只须恢复到纪录中保存的早期版本。整个镜像世界就像是一份Word或Photoshop文件,你可以一直“恢复”,或者往另一个方向键入:向前。

艺术家或许会创造出某个地方的未来风貌,这种巧妙构建世界的方式,其逼真度将是革命性的。由于是源自当前世界,这些未来场景将非常具有真实感。这样看来,镜像世界最好的称呼应该是4D世界。

就像之前的网络与社群媒体,镜像世界将不断增长茁壮,并产生你意料之外的问题与好处。先从商业模式谈起,我们会试着抄广告这条捷径,推动平台发展吗?或许吧。我还记得互联网允许进行商业活动前的面貌,那时的它穷到难以发育。一个没有商业活动的镜像世界不可行,同时也不可取。

然而,若唯一的商业模式是出售我们的注意力,那我们将面临一场噩梦──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的注意力能被更高的分辨率关注及引导,这使得它非常容易被利用。

从宏观的角度来讲,镜像世界将展现收益增长的核心特性。越多人使用,它就会变得越好;它变得更好,就会有越多人使用,如此持续下去。这种自我强化的循环是该平台的根本逻辑,也是网络与社群媒体等平台增长如此迅速、如此之大的原因。然而这种模式被称为赢家全拿,也是为何由一两家巨头主宰平台的原因。我们正尝试找出处理这种自然垄断的办法,Facebook、Google与微信这些奇特的新兴巨兽,同时有着企业与政府的特征。更让人混乱的是,这些平台全都是中心化与去中心化杂乱无章的混合体。

放长远来看,镜像世界只能作为一种公共产业来维持,类似于自来水、电力与宽带网络等公营业务,我们得定期缴费──订阅费用。如果我们相信能从这个虚拟空间获得实际价值,我们会很乐意这么做。

镜像世界的显现,将在个人层面上深远地影响我们所有人。我们知道成为两个世界的居民,会对生理与心理造成严重影响,我们早就从网络空间与虚拟现实中学到这一点。但我们不知道会造成什么影响,更别说如何应对或避免它们。我们甚至不知道是何种认知机制,使AR错觉发挥作用。

最吊诡的是,理解AR运行的唯一渠道,便是打造AR技术并亲自深入测试。这样的思路相当古怪:技术本身就是检查技术效果所需的显微镜。

你知道吗?

镜像世界带给你沉浸感,

却不会让你离开现场,

他们没有让你与世界隔绝,

而是创建新的连接。

恐引发隐私疑虑

有些人担心新技术会造成新的危害,且对于在危害原可预防的情况下,我们却心甘情愿承担风险,感到非常沮丧,他们主张:除非证明新技术安全无虞,否则不要放行。但这项准则行不通,因为我们正设法取代的旧技术更不安全。每年有超过1百万人死于交通事故,可是我们却在机器人驾驶撞死1个人时抵制这项技术。我们担忧社群媒体为政治带来负面影响,但电视对选举造成的党派影响力远远超过Facebook。镜像世界肯定会受到更严格的双重标准规范限制。

镜像世界的许多风险都相当容易想象,因为与我们在当前平台增至到的一样。例如,我们会需要防范假货、阻止非法删除、发现恶意软件、移除垃圾邮件,以及拒绝不安全的内容。理想情况下,我们可以用一种向所有人开放的形式完成这点,而不必由一个主导企业那样的“老大哥”进行监管。

区块链一直在寻找发光发热的舞台,而确保开放镜像世界的完整性,可能是它的天职。有些热衷者已经在研究其可能性。不幸的是,不难想象镜像世界集权化的场景,掌权者或许是政府。对此我们还有选择的余地。

无一例外,我交流过的每位该领域研究人员,都敏锐地意识到这些不同的道路,并声称正朝着去中心化的方向努力,原因有很多,最主要是因为去中心化的开放平台能变得更加富强。Google AR与VR副总裁克莱.贝佛(Clay Bavor)说过,“我们想要一种每当有人使用过后,都会变得更好的开放式服务,就像网络一样。”

镜像世界会引发重大隐私疑虑。毕竟,它拥有十亿只眼睛扫视着每个角落,汇聚成连续景象。镜像世界将通过它众多眼睛与传感器,创造出我们目前无法想象的庞大数据。要让这个空间维持运行──让每一样事物、每一个地点的数字分身都与现实本尊同步,同时令数百万人看见它们──需要全面监控人事物的变化。

我们本能地对庞大的数据感到畏缩,我们可以想象出一大堆它伤害我们的方式。但大数据也有一些方法为我们带来好处,镜像世界就是最主要的一个渠道。不过将大数据文明化,使我们收获比失去要多的这条路,充满不确定性、复杂且晦暗不明。

但我们已经有过一些经验,可以告诉我们该如何面对镜像世界。良好的作法涵盖对所有接触数据的组织团体采取“问责制”,并强制性要求其公开透明,让观看者本身也受到监督,维持信息的对称性;以及坚持数据提供者──你我──从系统内获得明确收益,包括金钱上的好处。

我乐观地认为,最终有办法找到一条可行的道路,来处理这些随处可见的数据,因为镜像世界并非唯一累积数据的地方,大数据无所不在。我希望借由一个新的开始,让镜像世界能成为我们率先解决这个问题的地方。

从互联网萌芽开始,数字世界就被视作一个脱离现实的网络空间──一个与物理世界分离的无形领域。不同于物质实体,这个电子空间可以创建自己的法则。在许多层面上,虚拟与现实世界的确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虚拟世界拥有一种无限的自由感,这份自由感是通过断开与物理形式的连接而解放:没有摩擦力、重力、动量,以及任何束缚我们的牛顿定律。谁不想逃入网络空间,成为最棒(或最坏)的自己?

镜像世界扭曲了这一条轨道。比起继续让两个空间保持分离,这个新兴的平台将融合两者,把进制嵌入原子构成的物质之内。你可以借由现实交互在虚拟世界进行交流,好比说移动身体。除此之外,罗马广场那座著名喷泉的信息,你可以在喷泉的实际位置上找到;为了修理180英尺高的风力发电机,我们也可以从其数字分身找到故障原因。你从浴室里拿起一条毛巾,它就变成了一件魔法斗篷。我们会相信每一件物体都含有其相对应的进制,仿佛每一个原子都有它的虚拟化身,而每个虚拟化身都有其外壳。

我想,镜像世界发展到足以被数百万人使用的规模为止,至少需要10年时间,并且得数十年才能成熟。但我们已经离这项伟业的诞生非常近了,我们可以大致预测它的特征。

最终,这个融合的世界将和我们的星球一样大。它会成为人类最伟大的成就,为数十亿人创造新的财富,并激发数不尽的机会。现在还没有专家打造出这样的世界,你没有来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