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两国对谷歌和tiktok的不同对待揭示了“流氓美国”的真实面目

北京时间8月4日凌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除非TikTok达成一项协议来出售美国业务,否则将必须在9月15日之前关闭这项业务。资料显示,微软此前表示,该公司正在展开谈判以收购TikTok美国业务。特朗普称其对这个想法没有意见,并表示作为这项交易的一部分内容,应该向联邦政府支付“一大笔钱”。

此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美国政府将在“未来几天内”对白宫认定为“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中国软件公司采取行动,包括 TikTok(抖音国际版)和Wechat(微信)等。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指出,此举暴露了美方所谓维护公平自由的虚伪性和典型的双重标准,也违反了世贸组织开放透明非歧视的原则。

美国对TikTok的控诉不可思议

李开复以谷歌为例谈及中国对于其他国家互联网公司进入中国的环境和规则。他说,中国对于想进入中国的外国互联网公司需要如何符合法律法规描述得非常清楚,愿意遵守就可申请,不愿意遵守这些规则的时候,可自行决定退出,谷歌就是如此。美国处理TikTok并没有给出需要做什么才能继续运营,美国对它的控诉也未提出任何证据,这些和谷歌不可比,更是不可思议的。

据悉,李开复之前担任微软全球副总裁,2005年7月19日,Google宣布将在中国设立产品研发中心,李开复将负责其中国研发中心的运营,并担任谷歌(Google)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2009年9月4日,李开复正式从谷歌离职。3天后,李开复宣布创立“创新工场”。2010年3月23日,谷歌宣布停止对谷歌中国搜索服务的“过滤审查”,并将搜索服务由中国内地转至香港。

此前,微软周日在一篇博客文章中还提到,其已与字节跳动就收购TikTok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业务进行了谈判。

此前,字节跳动公司发布公告称,字节跳动始终致力于成为全球公司。根据目前情况,字节跳动考虑在美国之外的主要市场,重新设立TikTok总部,以更好地服务全球用户。

面对美国的强硬态度,8月4日凌晨,字节跳动发布最新声明称,考虑在美国之外的主要市场,重新设立TikTok总部。据媒体报道,字节跳动的总部将迁往伦敦。

另外,《纽约时报》刊文称,“我不相信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紧迫威胁的说法。TikTok在某些方面比美国的技术平台更容易进行监管。”

无中生有的背后,是美国一些政客对中国科技公司深文周纳、罗织罪名,政治操弄已成习惯。对华为是这样,对TikTok也是这样。《人民日报》刊文表示,当前,美国政府身处舆论漩涡,疫情防控不力而焦头烂额,距大选又不足百天,对中国科技公司动手,既能遏制市场竞争的对手,又可转移国内矛盾,顺便“日常甩锅”,好个“如意算盘”!

围猎TikTok匪夷所思

此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援引美国网络安全专家的话称,对TikTok威胁美国安全的指控很大程度上只是理论上的,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中国利用了TikTok的用户数据。

昨晚,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在央视《新闻1+1》中表示,围猎TikTok看上去匪夷所思,但极其冷血、理性、是精致的利己主义。

沈逸表示,从华为到TikTok,美国针对中国科技企业打压措施越来越简单粗暴的原因主要有三点:

从结构性来说,美国霸权正在衰退。这种衰退首先表现在心态上的衰退,即美国不再遵循自由市场的竞争法则。究其原因,美国没有信心在竞争中持续取胜,由此优先压倒最大的威胁成为了第一个选择。

其次,决策圈的劣质化。美国的决策圈处在一个加速衰落的过程当中,他们关注的是政客个人的政治声望。

第三,美国的霸权主义或者说资本主义的本性使然,这个本性被道德的光环遮掩起来,而现在这个外壳撑不住了,内在的本质暴露了出来,暴露的过程超乎人们的想象。于是人们看到了这一场意料之外,但其实情理之中的极限施压的闹剧。

可以说,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特朗普以禁封威胁,让TikTok面临"要么卖要么滚"的两难境地,实在吃相难看。

美国政府近期对中国企业一再叫嚣采取行动、施压升级,如今更是赤膊上阵:所谓的“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纯属无中生有。

谷歌的中国往事

与今日Tiktok有所不同,谷歌当年退出中国大陆市场,可谓是完全自主的选择。

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7月19日,Google宣布在中国设立产品研发中心,李开复负责其中国研发中心的运营,并担任谷歌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

2006年4月,Google在北京宣布其中文名字为“谷歌”,由此Google正式进入中国。

然而,进入中国的谷歌,面临着来自本土搜索公司百度的激烈竞争,并陷入诸多负面传闻。其自主研发的谷歌拼音输入法推出不久就被指存在抄袭搜狗词库之嫌,谷歌热榜被指模仿百度风云榜,甚至还有说谷歌一度是“拷贝”了百度的多个产品线。当然,这些指责也可能是竞争对手的一面之词。

2007年初,谷歌中国爆出了“地图门”事件。同年10月,北京市地税局稽查分局对谷歌中国公司进行调查,发现其在营业税、个人所得税、期权税等方面存在问题,涉嫌偷税金额为500万元。2009年,谷歌又因色情内容,引发“不雅词”事件。

2007年至2009年,根据易观数据显示,谷歌中国的市场份额为23.4%、27.8%和31.8%,相较之下,百度公司的市场份额为59.3%、62.2%和60.8%。

2009年9月4日,李开复正式从谷歌离职。

2010年3月23日,谷歌公司高级副总裁、首席法律官大卫德拉蒙德公开发表声明,因“遭受中国黑客攻击”和“网络审查”,宣布将搜索服务由中国内地转至中国香港。

不过,据李开复今日表态称,谷歌退出中国大陆市场的环境和规则是颇为清晰的,“中国对于想进入中国的外国互联网公司需要如何符合法律法规,描述得非常清楚(合资公司、ICP证、服务器在中国、内容等)。”

因此当初谷歌无论是进入中国大陆或是退出,都是自主选择的结果。

“愿意守这些法律法规的可以申请,谷歌就是这样进来了,”李开复回忆道,“当谷歌后来觉得不愿意守这些法律的时候,它就决定退出了。”

时任微软公司董事长比尔·盖茨随后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访问时谈到了谷歌事件,盖茨认为有需要让互联网在中国成长发展,同时还强调,要在某一个国家经营业务,就必须遵守这个国家的法律。

Tiktok的窘困

当前,字节跳动已经是中国最全球化的公司,最近在美国和印度市场都遭遇了巨大风波。

与谷歌的自由选择相比,Tiktok当前的境况被动许多。

8月2日,字节跳动官方发布一则声明,称字节跳动始终致力于成为一家全球化公司。在这个过程中,公司面临着各种复杂和难以想象的困难,包括紧张的国际政治环境、不同文化的碰撞与冲突、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和抹黑。

8月3日早间,微软公司发布声明称,在微软CEO纳德拉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对话之后,微软准备继续推动购买TikTok美国业务的谈判。

同日中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在一封发给全体员工的邮件中坦言,在当前的情况下,TikTok美国业务面临被CFIUS(外资投资委员会)强制要求出售的可能性,或因行政命令让TikTok产品在美国被封禁。而字节跳动在尝试与一家科技公司就合作方案做初步讨论,形成方案以确保TikTok能继续服务美国用户。

与当年谷歌与中国相比,美国如今在处理Tiktok一事时,并没有任何清晰的规则可言。

事实上,TikTok所作的努力已经远远超出遵守美国法律。

半年来,TikTok曾宣布,在美国设立“透明中心”,提供有关TikTok源代码、数据隐私和安全标准的深入信息;聘请Youtube前高管、迪士尼前高管;计划投资30亿英镑在伦敦设立全球总部等等。

但这些都没有阻止美国指责其威胁国家安全。这也就使得Tiktok母公司不得不面临“割肉卖身”的最终命运。

字节跳动声明称致力于成全球公司。根据目前情况,字节跳动考虑在美国之外的主要市场,重新设立TikTok总部,以更好地服务全球用户。

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发布内部信称,TikTok美国业务面临被CFIUS强制要求出售的可能性,或因行政命令让TikTok产品在美国被封禁。

“考虑当前大环境,我们须面对CFIUS决定和美国总统的行政命令,同时不放弃探索任何可能性。我们尝试与一家科技公司就合作方案做初步讨论,形成方案以确保TikTok能继续服务美国用户。”

张一鸣说,在寻找解决方案的时候,字节跳动考虑了三个方面,还没有完全决定最后的解决方案,外界对TikTok的关注和传言,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最后想再说一下,字节跳动要做一个值得信任的全球公司,始终没有变化,在一个巨变的时代,也更值得为之努力。这本身也是一段有挑战有意义的旅程。

“美国处理Tiktok并没有给出需要做什么才能继续运营,对于美国对它的控诉也没有提出任何证据,强迫收购+只给45天+还要收中间费,这些都是和谷歌不可比,更是不可思议的。”李开复指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