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还敢“挥手”,盘点“人生绝对不应该”的谷歌硬件业务

众所周知,谷歌是一家极富创新能力的科技企业、迄今为止,他们创造出了全球规模最大的搜索引擎,也推出了可能是史上最成功的移动端操作系统,同时在自动驾驶、智能可穿戴设备、物联网等领域,谷歌的种种探索以及相关业务,也对相应的技术发展做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

然而,谷歌并不仅仅只是“有钱、有想法、有技术”这么简单,历数他们的产品线不难发现,比起那些广为人知、“名利双收”的成功业务,其实在大多数时间里,谷歌反而是“创业失败”的次数明显要更多一些。

当然,其中大部分项目的失败都并不那么令人感到惋惜。比如,曾经的社交应用Google+、比如前段时间刚刚被宣布放弃的社交软件Hangout(环聊)、比如AI邮箱应用Inbox,它们的失败大多源自本身的经营不善。也就是说,在被谷歌“放弃”前,这些产品的用户其实就已经流失得差不多了。

但显然并非所有的这些项目,都是因为“不叫座”才被停止。事实上,在谷歌“中道崩殂”的业务中,也有一些至今被消费者所津津乐道。接下来,我们三易生活就来为大家盘点一下,那些原本“命不该绝”的相关业务。

Nexus手机:成也价廉物美,败也价廉物美

说到“谷歌手机”,如今大家可能首先想到的会是由谷歌“自产自销”、主打计算摄影的Pixel系列。但实际上,Pixel并不能算是谷歌旗下最受欢迎、或者说最具特色的智能手机产品线。因为在它之前,还曾经有过一个口碑更好的选择——Nexus系列。

与如今的Pixel系列智能手机产品相比,Nexus系列在很多方面都显得十分特殊。

首先,它并非由谷歌自产、甚至也没有固定的代工厂,而是采用了与手机厂商“轮流合作”的方式进行研发及生产。比如,初代的Nexus One由HTC代工和参与研发,二代与三代的Nexus S、Galaxy Nexus,看名字就知道有三星参与,四代、五代的Nexus 4和Nexus 5则来自LG,六代的Nexus 6是由摩托罗拉负责,而最后一代的Nexus 5X和Nexus6P,则分别是由LG与华为带来。

正是因为这种特殊的合作、代工方式,在每一代的Nexus系列机型上,其实都能看到“对应”品牌同期旗舰产品的一些设计特征,同时每一代的Nexus系列机型之间差异也往往都极大。

其次在移动平台的选择上,Nexus系列机型也并未固定使用哪一家的方案,而是会选择当时最主流、最能代表大多数用户选择的平台。比如,其曾先后使用过包括高通QSD8250、三星S5PC100、TI OMAP4460、高通骁龙600、高通骁龙800、高通骁龙805等一系列主控。

除此之外,与如今的Pixel系列机型相比,Nexus系列还有一些很特别之处。比如它的影像功能并不突出,但对于一些业界标准(例如NFC、MHL、无线充电)的适配会更为激进。与此同时,与Pixel系列一样,Nexus系列的系统更新也完全是由谷歌操刀,能比其他机型更快更早地得到新版系统的推送。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Nexus系列的价格非常之低。例如2013年Nexus 5的上市价格,就仅为349美元起。而同期采用相同SoC的三星旗舰机型Galaxy S5,定价则是649美元,几乎达到了Nexus 5的两倍。

造型多变、性能出众、功能新颖、系统更新又快,再加上极低的售价,Nexus系列显然想不火都难。然而也正是因为Nexus系列实在是卖得太好,反而带来了一些问题。

要知道,谷歌最初给Nexus系列的定位其实并非“普通消费者”,而是主要给开发者提供一个廉价的旗舰调试设备(这也正是Nexus系列机型一向高性能、积极适配新的硬件标准,但同时影像普遍不太行的原因)。然而当Nexus系列卖得太好,以至于在消费者群体中“出圈”后,实际上也就得罪了那些与谷歌合作生产手机的厂商,甚至直接挤压了他们旗舰机型的产能和销量。

Pixel 6 Pro虽然更好看了、影像也有大幅进步,但也更贵了

正因如此,2016年谷歌方面宣布放弃Nexus产品线,转而推出增强影像,更偏向普通消费者,同时价格也大为提升的Pixel系列。并在此后干脆收购了一部分HTC的研发部门,来为自己设计手机硬件。虽然这使得谷歌彻底摆脱了对于手机厂商代工的依赖,但也标志着“价廉物美”的Nexus家族被彻底放弃,消费者再也没有价格便宜的旗舰“谷歌手机”可买了。

Project Ara:模块化手机先驱,同时也是先烈

无论在国内还是海外市场的二手平台中,摩托罗拉的Z系列机型与Moto Mods模块长期以来都是个很热门的品类。原因无它,因为这可能是到目前为止,普通消费者所能接触到的、最具创意的“模块化手机”量产产品了。别的不说,只要在轻薄的机身背后吸附一个功能模块,手机就能立刻“变身”大功率音箱、投影仪,甚至是带有10倍光学变焦能力的哈苏相机,这样的体验如今来看也绝对是足够有趣的。

然而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摩托罗拉的Z系列以及其所对应的Moto Mods模块,在产品理念上其实并不算非常“创新”。因为严格来说,它们只不过是谷歌Project Ara的“精神继承者”,而且还有不少的阉割。

何为Project Ara?简单来说,这是一款完全采用模块化理念的手机。请注意这个“完全模块化”的概念,它不仅意味着Project Ara可以在机背连接各种功能扩展组件,更为重要的是,手机本身所有的内部功能也都是模块化的、可升级的。

按照最初的设计,Project Ara的用户应该可以自由更换这款机型的主控芯片、自由升级存储容量、自由更换显示屏、自由搭配不同的摄像头组合,当然,它的电池也是可拆卸的,并不像当下的机型那样把电池完全固定在机身里了。

很显然,这样的设计可以为消费者节约许多不必要的开支,从而让他们能够按照自己的需求去定制和升级手机的硬件。但这样一来,有两个问题就出现了。一方面,这种“完全模块化”的设计会带来商业利益的降低,对手机行业会造成不利冲击(就像Nexus系列一样)。

另一方面,手机的芯片、功能组件的接口、尺寸、功耗、发热量,可谓是五花八门,即便谷歌也做不到将各种功能组件都设计成相同大小、且可以轻松磁吸安装的“模块”。事实上,Project Ara直到被放弃前,也只是做到了可以热插拔后摄模组、或是其他的少数非核心组件而已。而至于最初设想的可升级主控与内存,虽然技术上并不是完全实现不了,但真要将其商业化、谷歌可能也确实没有这个勇气。

Project Tango:它很先进,但也倒在了先进上

如果有用过最近这几代的iPad Pro或iPhone的Pro系列机型,你可能知道,它们都配有一个比较“黑科技”的功能,那就是可以借助机内的激光雷达对环境进行感知、测距。

在一些特定的应用里,这个被称为“LiDAR”的测距系统,可以发挥出相当神奇的功效。比如说,你可以用它很直观地测量近处空间里任意两点间的直线距离;可以利用它直接给一个物体扫描、生成3D建模;也可以借助它,为家中的扫地机器人快速生成3D室内地图,速度比让扫地机器人自己建图要快得多。

然而,苹果并不是第一家在手机/平板电脑上实装空间测距功能的厂商。因为早在2014年6月,谷歌就已经发布了一款名为“Project Tango”的平板电脑。而它,才是最早带有AR与空间测距功能的消费级终端产品。

查阅当时相关媒体对Project Tango的评价就不难发现,这款平板在当时其实得到了相当高的赞誉。甚至许多人都认为它具备让消费者摆脱VR头显的束缚,以另一种方式与虚拟世界交互的潜力。

不仅如此,后续谷歌甚至也专门针对诸如工程测绘、AR软件开发等领域,强化了Project Tango的软件体验。并在2016年年中和2017年年初,曾先后联合联想、华硕推出了同样搭载Project Tango技术的大屏手机,希望让更多消费者体验到这种空间感测与AR交互的魅力。

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就在华硕Zenfone AR发布不到一年后,谷歌方面在2017年年底就宣布放弃Project Tango,并转而推出了“普通手机也能使用的”AR与空间测距技术平台ARCore。但就在去年6月,ARCore平台最具代表性的应用Measure(空间测量)也已宣布停止更新,谷歌的“移动端AR”也就此破灭。

当然,如今虽然可以说,Project Tango错就错在硬件方案太超前。在其诞生的那个年代,激光雷达的成本还没降下来,同时移动设备的算力又不够高,这些都使得Project Tango手机和平板在实际的测距准确度、应用开发难度上,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可问题在于谷歌并不是“预言家”,2016年他们不可能预测到,能准确、简单实现AR测距的激光雷达相关技术,会在短短几年内变得能塞进手机里。于是乎,被迫采用更复杂、也更糟糕硬件方案的Project Tango,在苹果旗下设备的LiDAR面前,功能上虽然显得有点可笑,但理念其实并没有那么不堪。

结语:谷歌并不是慈善家,但他们也真敢“追梦”

说实在的,如今在网络中搜索诸如“谷歌砍掉的项目”这类关键字,少说也能找到至少100种以上不重样的答案。甚至在一些公司经营相关的书籍里,也会将谷歌作为例子,来论证“企业应该最大程度地追求效益”云云。

那么,谷歌是不是单纯为了效益,才会如此快速地更迭与放弃各种项目?老实说,我们并不能简单地下结论。但至少从我们今天介绍的这几个项目来看,谷歌的有些业务或许真未必都是为了“效益”、为了“赚钱”而生。

只不过,有些项目换了其他公司,可能从一开始就未必敢去尝试。只能说谷歌还是有梦想,而且也有足够的预算去“浪”就是了。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