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眼镜死了,智能眼镜永远活下去

虽然谷歌的头戴式计算机正濒临死亡,但这项技术必定继续向前发展。想象一下,若干年后的智能眼镜外观不再另类,镜片可以显示图像,电子元件和电池隐藏在镜架中,只需通过不经意的动作、眼球移动、必要时利用声音即可进行操作。

两年半前在美国旧金山,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率着一队跳伞运动员从一艘策帕林飞艇上一跃而下,用让人尖叫的跳伞方式将谷歌眼镜带到了世人眼前,如今这种戴在脸上的“计算机”却深陷低谷。它仍算不上成熟的产品,甚至说辜负了众人的期望,至少它未达到那些花了1500美元体验这副眼镜的“眼镜先驱者”们的要求。

虽然谷歌称它仍致力于谷歌眼镜的完善和发展,但是包括推特在内的几家公司已经停止为其开发应用。谷歌眼镜的开发者巴巴克·帕维兹(Babak Parviz)在2014年7月离开谷歌成了亚马逊的副总裁,继续他的科技探索之路。

波士顿大学传播学院新兴媒体研究主任詹姆斯·卡茨(James Katz)评价说:“谷歌眼镜一来并不很实用,二来常常让周围的人感到不自在。”

这能怪谁呢?谷歌并未在眼镜面世前花费足够的时间进行开发,而是早早地抛出功能差强人意、戴着看起来装腔作势的测试版产品。

再者,谷歌认为只要有好的应用,就能立于不败之地,这显然是以偏概全了。可能这的确让谷歌公司获得了一些来自体验者的宝贵建议,但它也遭到了各种各样的批评。

那些“眼镜先驱者”们被很多人称为“眼镜混蛋(glassholes)”。这或许就是在告诉我们这项技术前途黯淡。

谷歌眼镜的失败不仅仅在于它怪异的外表。

正如卡茨所说,谷歌眼镜的另一个大的失误是其缺乏实用性:在日常生活中戴着一台电脑在鼻梁上的确让人感到不可思议。谷歌眼镜有很多功能,比如拍摄视频、方向指示、打电话、上网等,但又没有把各项功能做到完美。

虽然外表怪异,但如果它具有令人惊叹的功能,那还算是款成功的产品(即将面世的Oculus Rift虚拟现实头戴式设备看来笨拙不堪,但人们仍然很愿意把它戴在头上)。

或者,即使不具备完美的功能,只要它看起来不那么怪异,也会得到人们的认可。

但是,在我看来,谷歌眼镜在两方面都需要提升。谷歌眼镜带来的“只要看一眼就能获得数字信息”的理念仍强烈地吸引着人们。虽然我使用谷歌眼镜的时间不长,但在佩戴过程中,发现它在某些情况下还是很有用的,比如当我在做饭或骑脚踏车时想要上网,这时它派上用场了。

还有,我只需抬起头就会看到菜单配料表,动一下眼珠就可以知道汽车下坡时是否超速。与智能手机相比,视觉显示作为导航工具和实时翻译助手更胜一筹。

除所上述功能之外,谷歌眼镜可能还有更多有趣的功能。

可以感知你的动作并在你的视觉范围内提供相关信息的设备,对于辅助记忆和提高做事效率极为有用。这种设备一直吸引着像萨德斯·特纳(Thad Starner)这样的铁杆粉丝,特纳是美国佐治亚州的科技教授和智能眼镜技术的先锋,自从1993年以来一直研制并佩戴这类可穿戴设备。

研究者兢兢业业,努力让科技与眼镜达到最完美的融合,又怎么能坐以待毙?

想象一下,若干年后的智能眼镜外观不再另类,镜片可以显示图像,电子元件和电池隐藏在镜架中,只需通过不经意的动作、眼球移动、必要时利用声音即可进行操作。

这样的一款设备不会再让你周围的人不舒服了。它必会让应用程序开发者创造出改变人们生活的应用软件来,借用特纳的话来形容就是“赞爆了(killer existence)”。

技术融合

目前版本的谷歌眼镜上突出的棱柱状显示器固定在用户眼球上方,让人无法视若无睹。开启时,旁人能看见镜面上的微小图像;关闭时,显示器就更显突兀和碍眼了。

若能设计出一款更隐蔽的显示器,那该多好!

创业公司Lumiode公司研发的新型LED微型显示器也许能派上用场。传统的LED灯一般在显示器后充当光源,灯光通过滤光片形成像素点,这些像素点一起形成图像。

Lumiode不使用滤光片,而是在LED之上增加一层晶体管控制发光,把每一块LED当作一个像素点。

Lumiode的创始人兼CEO文森特·李(VincentLee)称,该技术可以生产出十倍亮度的节能型显示器,摆脱了笨重的电池,更易安装在普通外观的镜架中,在室外也能高效工作。

Lumiode目前正在努力改进LED灯上方的晶体管的制作过程,同时保证LED灯不受损坏。

李表示,Lumiode显示器嵌入智能眼镜需要综合考虑多个因素,包括镜片中的光学器件等等。总而言之,他们的产品能够完美适配智能眼镜。

还有一种更为彻底的方法来减小智能眼镜的体积,即直接将图像放大透镜从显示器中分离出来,安装在距离眼睛更近的位置。

一家叫做Innovega的公司正在开发一种具有迷你显微镜功能的隐形眼镜,它可以对智能眼镜输出的图像进行放大。

如果你只是观看周围环境的话,隐形镜片是停止工作的。但当眼镜中的投影仪或显示板开始播放图像时,图像就会经过镜片上微凸的“迷你显微镜”聚焦在眼前——不但在两只眼睛前都显示图像,还能在眼球移动时保证画面稳定。

Innovega公司曾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International 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上展出过一种基于高清图像技术的产品,不过看起来像一个有点笨重的太阳镜。

该公司CEO斯蒂夫·威利(Steve Willey)表示,目前他们还在开发一种新型隐形眼镜,计划在今年年内向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申请许可。

虽然显示器可以制造得体积更小、更节能,但智能眼镜还是需要先进电池技术来满足全天的电量需要,并且需要去掉现在眼镜上使用的笨重电池。

既要保证全天电量充足,又要体积小巧轻便,只有组合、协同多种突破性技术才办得到。而且必须优化软件,使其耗电更低(目前,智能眼镜团队已经在这方面取得进展)。

Imprint Energy公司生产的可充电电池轻薄、易弯曲,像这类电池可以嵌入镜架之中。这种锌电池不需要抗氧化保护层,因此比传统的锂电池轻巧许多。

此外,能量采集技术能让电池保持电量。Perpetua Power公司正研究一种人体发电技术,理论上可以通过智能眼镜设置于可接触皮肤位置(如眼镜腿)上的微型热电发电机来延长电池电量。

但是眼下Perpetua生产的电池模件体积太大——1厘米乘以2厘米大小,电量只够一个健康监测腕带工作。而Perpetua的另一款手镯式电池包含的组件有8到10个之多。

时尚外观

为了让谷歌眼镜更具时尚感,谷歌曾与世界上最大的眼镜制造商——旗下品牌包括雷朋(Ray-Ban)和奥克利(Oakley)在内的Luxottica合作(英特尔公司也在智能眼镜项目上与Luxottica合作),还费尽周折地邀请了曾设计“亮湖蓝色”和“玫瑰金色”飞行员款眼镜的著名设计师黛安·冯·芙丝宝(Diane vonFurstenberg)。

去年11月旧金山,在由谷歌举办的设计大会上,谷歌眼镜首席设计师伊莎贝拉·奥尔森(Isabelle Olsson)称,谷歌一直努力让谷歌眼镜更具时尚感,让人们所佩戴的平视显示器有更多精美的样式和颜色。她认为,虽然时尚听上去难免像陈词滥调,但它甚至比微型化技术更加重要。

如果一个人常常选择自己习惯了的款式,也就自然形成了他自己的风格。”采访中奥尔森戴着一款磨砂黑谷歌眼镜,为自己的观念做了诠释。

奥尔森不大可能会对谷歌眼镜有什么负面的评价,毕竟她为谷歌工作,和谷歌的许多员工一样,谷歌眼镜就像是她的孩子。

奥尔森自从2011进入谷歌后,就致力于推动智能眼镜的发展,根据她的描述,那时的谷歌眼镜跟连着电话的呼吸器差不多,后面还拖着交错的电缆线;如今产品看上去已经改观很多了。

但是她的“时尚镜框足以吸引更多用户”的观点是错的。只要仍有一个显眼的电脑架在人们的鼻梁上,就无法吸引大多数人的兴趣。时尚感无法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完美的科技融合才是王道。

但是在另外一点上,笔者与奥尔森的观点是一致的——这是个数字游戏,只要有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使用这些装备,那么它们就会变得越来越常见。毕竟,普通眼镜问世700多年后才在上个世纪变得时尚起来。

只有当谷歌眼镜具备了极为有用的功能,它的时尚感才会真正重要起来。

此文由MIT Technology Review 中国大陆地区独家授权,更多精彩内容请搜索官方微信“mit-tr”,同我们一道关注即将商业化的技术创新,分享即将资本化的技术创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