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能用它的折叠式屏幕打开市场吗?

5月9日,据调研机构DSCC相关负责人透露,谷歌将推出新款折叠手机“PixelNotepad”,预计将于三季度开始量产,成为谷歌首款智能折叠手机,该产品将配备5.8英寸屏幕,大小约与三星Galaxy Z Fold系列类似,并且持续采用自主研发芯片Tensor,售价约1400美元。

销量相形见绌

Pixel作为谷歌旗下手机产品,早在2016年10月便已问世,此后基本上每年推陈出新,2019年更是连续发布了Pixel 3、Pixel 4,如今该系列已发售至第六代,不少发烧友已经对即将问世的Pixel 6a和Pixel 7翘首以待。

长期以来,谷歌公司在手机领域实行硬件、软件双管齐下的战略,但就在安卓系统已然风靡全球,和iOS分庭抗礼的今天,Pixel系列仍然难和苹果手机相提并论。根据IDC给出的今年一季度手机销售数据,三星稳居第一,苹果位居第二,市场占有率分别达到23.4%、18%,小米、OPPO、vivo三个国产品牌紧随其后,合计市场占比约20%,而Pixel则被归入“其他”之中,未单独列示。

实际上,谷歌官方对Pixel的销量一直讳莫如深,不过根据IDC测算,2020年谷歌手机产品销量约为370万部,2021年如果产销情况良好,预计产量将达到700万部。然而,今年一季度,OPPO出货量达约2740万部,小米约3990万部,vivo约2530万部,而且三家出货量较去年同期还下滑不少,Pixel与成熟品牌还存在数量级上的差距。

入局未能抢先

在销量不振的情况下,追赶折叠屏这一浪潮能否成为挽救Pixel的“灵丹妙药”?业内人士对此并不乐观。

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折叠屏对于工艺技术有较高要求,存在准入门槛。实际上,即便是已经量产的折叠屏手机,如华为、小米等,也需要不断克服铰链以及屏幕折痕等问题。谷歌此前在这方面的技术积累如何尚不明确。

2021年3月,小米发布了折叠屏产品MIX FOLD;同年12月,OPPO旗下Find N面世;今年4月,vivo X Fold也已经发布,面对这种情况,梁振鹏称:“谷歌想靠折叠屏挽救销量,目前看来比较困难。”

除了入局时间较晚之外,专家对谷歌长期以来的硬件制作能力也表示怀疑。梁振鹏认为,一款智能手机的成败关联着整个产业链,从采购、备料、设计、研发,再到质量、库存管理等环节缺一不可,搭建这一框架并非朝夕之功。

实际上,自谷歌收购安卓公司后,第一款搭载安卓系统的产品由HTC生产,于2008年问世。2011年,谷歌收购摩托罗拉手机业务,被市场视为其向硬件领域进军的讯号,谁知仅三年后,谷歌又将这包含17000项专利的资产转卖给联想。专家认为,讨论Pixel能否凭借折叠屏与国产品牌“争天下”为时尚早,更应该关注谷歌在硬件领域,如何迈出打开局面的第一步。

对于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函采访谷歌,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能否落地生根

业内观点认为,Pixel虽在北美有一定销量,但在东亚地区的新兴市场却默默无闻,除了因谷歌服务在中国大陆受限之外,其设计方式、产品条线均与中国市场存在差异,凭借折叠屏恐也难在国内市场落地生根。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谷歌手机自身偏重工程化的设计风格,与亚洲市场消费者的偏好存在差异,而且亚洲市场的安卓制造商所推出的产品,也比谷歌手机更具市场竞争力。折叠屏既不是谷歌首创,也不是谷歌专有,特别是折叠屏主要针对高端客户,所以对改善谷歌手机在亚洲的销量帮助不大。

从价格方面来看,小米MIX FOLD发售价为9999元,X Fold售价为8999元,Find N 12GB+512GB版本售价8999元,以当前汇率计算,Pixel Notepad在价格上也并不存在优势。OberlinEntrepreneurship发表研究称,Pixel在北美瞄准的是高端手机市场,塑造出高端的品牌形象,相比于其他企业高、中、低档产品兼备,其较为单一的产品条线不利于进一步扩张。目前中国、印度等需求高涨的市场,需要的是更多性价比高的产品。

此外,沈萌更着眼于谷歌旗下安卓系统与硬件产品之间的矛盾,他表示:“手机硬件业务与安卓系统授权业务相比微不足道,不是谷歌的核心,而且作为安卓系统的开发商也不会扩大手机硬件业务的投入、与自己核心业务的客户直接竞争,因此手机硬件对于谷歌来说更多是象征意义。”

无论如何,如今谷歌在折叠屏领域的发力,的确抢在了苹果公司之前,不过专家认为,苹果可以凭借强大的品牌认知度,在折叠屏技术完善后下场“摘桃子”,而人们对于谷歌的认知更多停留在互联网层面,其硬件产品的号召力不强,“谷歌公司没有硬件基因,毕竟一家公司不可能在什么领域都擅长”。梁振鹏说道。北京商报记者 金朝力 王柱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