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已经适应了,它的退出是不可避免的

大年初五,在央视《遇见大咖》这部纪录片中,面对央视记者关于谷歌退出中国的提问,李彦宏直言百度的成功跟谷歌退出没有必然的联系。“企业做大总会有质疑,我觉得这个是正常的,但是如果有机会我很愿意去澄清这些误解。”大年初七,虎嗅带有很强标题党性质的质疑文章就出来了,主要观点是反驳李彦宏的话,即百度的成功与谷歌退出有很大关系,或者说是谷歌的退出成就了百度。

这样的言论,让人不得不想起谷歌公司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2015年底在Techcrunch北京国际创新峰会讲台上的表态:“我们是希望能够给中国提供服务的。” 谷歌高层在短短时间内,摒弃当初自己挑战中国主权的行为,而是温和地期望自己能够归来。言外之意,谷歌的确想重返中国大陆市场。通过一些第三方数据想要证明谷歌退出造就了百度,是在为自己树立一种怎样的形象,想让更多的谷粉思其情切,盼望回归吗?

谷歌从2005年进入中国,到2010年离开中国,衡量市场份额的最重要指标“搜索请求数”确实是逐年呈现下降的趋势。艾瑞的数据也显示,2005年,谷歌的“搜索请求数”是26.9%,到2009年变成了18.9%。而百度的“搜索请求数”则从2005年46.5%上升到了2009年的76%。

中国互联网,得屌丝者得天下。中国的互联网早就不是仅仅靠技术就能获胜的年代了。中国有6亿网民,比其它国家的全国人数都多。而令百度崛起最快的推手,恰恰正是MP3、贴吧这类最接地气,聚人气的能够满足国民上网刚性需求的东西,通过入口导流,使百度快速成为国内第一搜索引擎。

面对百度的本土化策略,谷歌立刻也开展了产品山寨化策略。不管是是自主研发的谷歌拼音,还是与天涯合作天涯问答、来吧,谷歌热榜,以及与巨鲸音乐合作“谷歌最成功的本地化产品”谷歌音乐,收购网址导航站265,谷歌几乎全盘拷贝了百度的产品线。科技博客作者霍炬形容这种状况为“百度模仿谷歌,谷歌山寨百度”。 可这些产品无法与谷歌的主要技术优势结合,没有产品差异化的情况下,各种与本地服务“嫁接”的结果都成了先天不足的早产儿。

十年前,李开复从一则公司食堂厨师招聘广告开始,将谷歌带入中国市场。五年前,谷歌因为不愿遵守中国法律而负气退出中国市场。五年的时间不算长,但在中国,五年时间是一个足够高的台阶。从百度最近的几个月大事记中可以更加真切的看到其转型的明显印记。9月24日,百度与微软宣布战略合作,百度将成为中国市场上Windows 10浏览器的默认主页和搜索引擎。 10月26日,百度与中国在线旅游第一大提供商携程正式达成换股交易,百度将拥有约25%的携程总投票权,成为携程第一大股东。11月17日,中信银行公告与百度合作设立百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开创“互联网+金融”的新模式。11月18日起,百度钱包正式推出“常年返现计划”,消费者在百度糯米、百度外卖、百度地图订酒店、Uber等众多商家进行消费时,使用百度钱包支付即可享受返现金优惠。谷歌回归中国市场,之前在同一个战场厮杀的两个对手,其实早已渐行渐远。从谷歌来说,已经不可能重新进入中国搜索市场。虽然也在内部构架上进行了重大调整,但谷歌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没有变。作为一家世界级的大公司,谷歌不可能把原来“掷地有声”豪迈宣言原样吞回去,重新接受中国的相关法律和规定,中国政府也更不可能对谷歌网开一面。想要重新获得中国互联网搜索市场份额,已难如登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