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dcore watch#500谷歌表示,它已明确表示,Chrome的隐形浏览模式不会让用户的在线活动“隐形”

谷歌称其已清楚说明 Chrome 隐身浏览模式不会让用户的在线活动“隐形”

美国北加州地方法院周一发布命令,要求 Alphabet CEO 出庭,来说明用户在使用 Chrome 浏览器时对其在线隐私的误解。这起 2020 年 6 月提起的诉讼声称 Google 会跟踪用户,即使他们使用的是隐身模式在线浏览。Google 对此说法持有异议,称其隐私说明已清楚说明隐身浏览模式不会让用户的在线活动“隐形”。

老王点评:我想大多数人都会以为 Chrome 浏览器的隐身模式可以让在线活动隐身吧?

LastPass 否认用户密码泄露

密码管理器 LastPass 的一些用户最近收到了主密码可疑登录尝试的邮件警告,引发了 LastPass 用户密码泄露的担忧。大多数报告似乎来自拥有过时的 LastPass 账户的用户,这意味着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使用该服务,也没有改变密码。这表明正在使用的主密码列表可能来自早期的数据库。但 LastPass 否认该公司发生了用户密码泄露的事故。它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认为是未知攻击者发动了撞库攻击,也就是攻击者使用从第三方获取到的电子邮件和密码去尝试登录 LastPass 上的用户账号。

老王点评:说到底,密码这种东西还是保留在自己手里才放心。

systemd 的代码提交量超过了前几年

随着 systemd 提供的特性和功能不断增加,今年该项目在提交活动方面创下了新的 增长记录。截至上周末,systemd 已经有 4,689 个文件,包括大约 162 万行代码,来自大约 1992 个贡献者提交了超过 55000 次。今年,systemd 的提交量超过了 6683 个!比去年多了 1000 个。令人惊讶的是,Lennart Poettering 从连续 10 年的提交次数最多的位置上退了下来。红帽公司的 Yu Watanabe 跃居榜首,完成了近 30% 的提交。

老王点评:虽然我也不喜欢 systemd,但是不能不说它已经越来越复杂和强大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