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党领袖:投资者对美国股市过于悲观

为何会与看跌标普500指数的投资者们“唱反调”?

在Yardeni Research研究公司总裁爱德华·亚德尼看来,投资者对美国经济和股市的前景过于悲观,美股市场上出现了长时间内前所未有的看跌情绪。

亚德尼认为,这主要是因为“美联储看跌期权”已失效。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期望美联储在美股下跌时介入救市。但因为自1970年代以来,通货膨胀问题并没有像今天这样严重,所以,人们不能再指望美联储这样做了。

在去年年底,美联储终于承认了这一点,并在2020年和2021年期间逐渐摒弃其鸽派立场,并开始收紧货币政策。人们普遍预计,美联储别无选择,只能将基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至2%以上来抑制通胀。然而,债市已经提前行动,自行收紧了信贷条件。

往往领先于联邦基金利率的2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已从一年前的0.16%飙升至上周五的2.68%。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从去年7月31日的创纪录低点0.51%飙升至上周五的3.13%。30年期抵押贷款利率从今年年初的3.29%飙升至上周的5.45%。

最终,纳斯达克指数从11月19日纪录高点下跌了24.4%,进入熊市。标准普尔500指数从1月3日的纪录高点下跌14.0%。

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的预期市盈率(Forward PE)从21.5下降到17.5。这表明,尽管投资者正在降低他们为共识收益支付的估值倍数的意愿,但分析人士一直在提高同样的收益预测。

亚德尼认为,在某种程度上,下调远期市盈率是有道理的,因为它往往与通胀和债券收益率成反比,而这两者都在上升。但这也表明,与行业分析师相比,投资者更担心金融环境收紧会导致经济衰退。

尽管分析人士并不特别擅长预测经济衰退,但亚德尼对他们的观点表示支持。另一方面,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投资者很容易因迫在眉睫的经济衰退而恐慌。

亚德尼认为,从积极面出发,美国消费者状况良好。虽然他们对通货膨胀感到不安,但劳动力市场紧张,许多员工更换工作以寻求更高的工资。自新冠肺炎疫情以来,美国消费者已经有了大量储蓄。

与此同时,在截至3月底的过去24个月里,非金融公司在债券市场筹集了2.3亿美元后,仍然在为债务进行再融资,且这些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仍有大量现金。过去,美国经济衰退通常是由美联储收紧政策导致的信贷紧缩导致的。亚德尼怀疑,当下,M2货币供应量是否会超过新冠肺炎疫情前的3万亿美元。

亚德尼预计,在今年夏天,通胀将达到6%至7%的峰值,并在明年不出现衰退的情况下降至3%至4%。亚德尼说:

“在过去一年,耐用消费品通胀特别高。未来一年,随着被压抑的消费需求已基本得到满足,通胀可能会得到控制。供应链中断的问题也应减少。”

截至今年,标准普尔500指数估值倍数下跌大部分归因于八只大盘股——谷歌母公司Alphabet、亚马逊、苹果、Meta、微软、奈飞、英伟达和特斯拉。目前,这八只大盘股占标准普尔500指数市值的23%。在2020年新冠初期,这几只股票的远期市盈率飙升至35.0左右,并在去年维持在该水平,但目前已降至25了。

另一方面,标准普尔500指数能源板块今年的表现明显优于大盘。亚德尼认为,随着投资者减少对消费品的押注,并增加在消费服务中的头寸,能源板块也有机会在“经济重启”的交易中获利。

此外,金融股也表现良好。另一个跑赢大盘的行业是与食品生产和零售相关的行业。亚德尼称,截至今年,标准普尔500指数中即使是表现不佳的板块,也有很多抄底的好机会。亚德尼说:

“对于我来说,及时纠正自己的误判十分重要。我预计,标准普尔500指数将在明年再次创下历史新高。促成这种看涨前景的是美元走强,这表明全球投资者将美国视为动荡世界的避风港。”

本文源自金十数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