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hololens会步谷歌眼镜的后尘吗?

回首Google
Glass的匆匆三年,它被主观地打上了太多“被认为”的标签:被认为能够改变世界,被认为代表着高端与高能,被认为将完成继PC、智能手机后的第三次终端革命……然而当掌声褪去,Google
Glass跌落神坛时,微软Hololens正享受着同样的“被认为”。
如果此时的Hololens已让我们难以辨别虚拟与现实,你是否已经选择了沉溺于“虚拟”而忽略现实?究竟微软Hololens是否会步谷歌眼镜后尘?继续往下看。

质疑:微软究竟是要变革还是在炫耀?

2015对于可穿戴设备而言注定将是充满革命与挑战的一年。CES余温未过,却未曾想Google
Glass停售的消息才是真正的首磅头条。打入冷宫也好,等待涅槃也罢,这个曾被寄予厚望的科技宠儿其实早已与我们渐行渐远。

无法否认的是,Google
Glass的出现不仅将可穿戴设备由概念转变为一种趋势,更让增强现实技术从好莱坞的科幻电影中走出,一步步接近我们的生活。也正是因此,才有了风头胜过Win10的Hololens。

在Hololens发布刚满一周的时间里,赋予它的是业界的一致赞誉、消费者的疯狂崇拜。然而,当我们再次回望2012年Google
Glass发布之初,这一切是那么的似曾相识。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在增强现实领域,已有谷歌跌倒在先。而Hololens究竟是为拯救行业而生,亦或仅仅是微软用来炫耀技术实力的一场演出?我们不妨冷静下来,一分为二地看Hololens能否顺利接棒增强现实。

变革:真正意义上的增强现实设备

很多人认为微软近10年来一直位于创新的对立面,但这次绝非如此:全息镜片的登场得以让虚拟图像完全呈现在用户眼前;难以计数的传感器为我们带来了无需介质的手势操控、眼球追踪等极具未来感的交互方式。无法否认的是,Hololens近乎完美地还原了科幻电影中的增强现实。

相信很多朋友对增强现实设备(AR)的概念还很模糊:简单而言,它源于虚拟现实(VR),却又完全不同于虚拟现实,AR的意义在于将计算机生成的图形或信息融入真实环境中,两种信息相互补充、叠加,让我们沉浸在一个并非完全虚拟,也绝非完全现实的环境中进行交互。

我们暂且不考虑Hololens的兼容性,举例来说,当你正佩戴Hololens在客厅玩着Xbox的TPS游戏——《战争机器》时,你将通过Hololens的全息镜片看到兽族敌人正位于客厅的各个角落,而客厅中的茶几、立柜在此情境下都将成为你的射击掩体。然而当你酣战正欢时,仍可以看见突然跑到客厅“捣乱”的家人和孩子,这就是增强现实。

反观Google
Glass,尽管3年来它一直在标榜并探索着“增强现实”的产品概念,却从未真正接近过增强现实,它无法通过镜片呈像,用户需要斜眼观察镜片右上方的微型显示器来获取信息。显然,Google
Glass仅仅做到了虚拟与现实的相互补充,却从未让二者真正重叠。

从实用角度来看,很多人将Google
Glass比作手机的“第二屏幕”,而搭载了CPU、GPU与HPU(全息处理单元)的Hololens则是一款完全独立的设备。我们固然不能妄称Hololens有能力取代一切终端,但自其问世起就已经注定了它是目前唯一一款真正意义上的增强现实设备。

优势:第一方应用与场景化体验

Google苦心孤诣地为Google
Glass营造出了一系列的应用生态环境,却依然让其输在了软件上。究其原因,一方面源自第三方开发者不愿涉足这一小众领域,但最重要的是Google
Glass缺乏强大的第一方应用支持,导致刚需不足、功能鸡肋。

在Hololens的宣传片中,Xbox
Live、Skype、Minecraft等一系列深入人心的软件频频亮相,从社区、社交到游戏,当这些早已扎根于美国百姓生活中的应用融入未来科技时,Hololens所收获的共鸣与赞声已成必然。

这还远远不够。相比于Google
Glass,Hololens为我们带来更多的是场景化体验。得益于全息镜片与前置摄像头,我们可以将Skype的视频通话UI完整地投射在家居上。当家中的灯泡、水龙头出现故障时,视频的另一端可以通过Hololens的呈像来帮我们找寻可能需要的工具并进行远程指导。而这一切都要比PC、手机便捷得多。

此外,通过Hololens内置的NASA火星Demo我们不难看出,微软正有野心将其应用于航空、医疗等多个专业领域:身处客厅之中,却能借助Hololens探索外太空;置身于广袤无垠的宇宙,各个星系的地表纹理就在你脚下清晰可见……

在VR领域,虚拟现实旅游的开发创意由来已久,却因其无法提供全方位的感官体验而发展迟缓。相信由Hololens带来的场景化服务将解决这一问题,让虚拟现实旅游真正成为可能。

隐患:第三方软件开发困难

然而,纵使Hololens为增强现实领域带来了再多变革,但也仅仅维持在优于Google
Glass,却未曾超然于行业的境遇中。一番思考过后,很多Google
Glass在退市前未曾解决的问题,Hololens也同样无法给出答案。

Hololens固然不会缺乏微软的第一方应用的支持。但鉴于Hololens是一款融合度极高的全新硬件,其第三方应用的开发难度简直可以用“前无古人”来形容。对于这一问题我们要从两个层面去谈。

其一,Hololens是一款能够脱离PC、手机,完全独立运行的设备,因此对于开发者而言这将是一个前人未曾涉足的全新领域。随着各种动态捕捉传感器的加入,开发者所考虑的不仅仅是单纯的软件质量,还要融入足以保障用户体验的操控、交互等元素。

其二,Hololens是一款增强现实设备,脱胎于虚拟现实的它面临着与虚拟现实应用开发同样的难题:”idea”。想要开发一款虚拟现实软件并不难,但对于缺乏经验的开发者而言,如何为用户营造出一个能与“虚拟”、“现实”的氛围相匹配、并带来沉浸式体验的应用或游戏却十分不易。

如果说Google
Glass在软件方面的匮乏可以完全归咎于用户基数,那么就现状来看,Hololens在这一方面的前途将更具不确定性。鉴于Hololens由Alex
Kipman领衔研发,我们不妨参考已经问世多年的Kinect:无论是出于开发者的理性基础还是用户的感性诉求,除了微软的第一方工作室,鲜有哪家游戏厂商能够真正将Kinect晦涩的编程运用自如。

应用软件的开发困难必将导致Hololens的普及迟缓。而反观Hololens在硬件上所暴露的问题,则更加令人担忧。

担忧:硬件疑点过多
普及谈何容易

外媒记者称,发布会当日微软邀请他们体验的Hololens与宣传片中的“滑雪镜”完全不同:开发者版的HoloLens分为处理核心和眼罩两个部分,十分笨重。虽然我们无法判断这能否是微软对未成熟产品的有意保留,但HoloLens的便携性显然已成为疑点。

不过即便Hololens的便携性得以解决,它依然面将临着与Google Glass同样的质疑:外观设计不够时尚,该如何取悦众多消费者?一个无法戴出门的可穿戴设备,是否还具有‘可穿戴’的价值?

除此之外,有关Hololens的续航能力能否迎合近视用户的需求等一系列问题微软并没有在发布会上明确指出。如果”The
Next Chapter”的真正意义仅仅是为了奉上一场华丽而又神秘的演出,那么这不免让人怀疑:Hololens能否会同Google
Glass一样在小范围开售后曝出更多的硬件缺陷?

最后我们不得不说的,依然是价格与普及。Google
Glass之所以悲剧收场,高昂的售价与高姿态的推广模式永远是难以回避的主要因素。无论是谷歌眼镜、AR还是VR,人们往往将它们定义为高端消费电子发烧友的奢侈玩物。

我们虽然一再盼望着Hololens最终能够被普通消费者所享有,但无可否认的是,Hololens所投入的硬件及研发成本要远远高于Google
Glass。因此,Hololens至少无法在首次迭代前的生命周期里完成普及。微软此时真正要思考的,应该是如何让Hololens更具实用性,以此说服更多的高端消费者或潜在用户心甘情愿地掏出腰包。

趋势:价值在于“引领”
AR与VR或将融合

全息呈像、全新的交互方式,Hololens堪称近10年来移动终端产品的变革者。从技术层面来看,它不仅成功接替了Google
Glass探索未来的重任,并重新定义了增强现实。但从市场角度来看,Hololens或许并未能逆转Google Glass遗留的颓势。

然而能让我们聊以自慰的是,无论是微软、谷歌还是Oculus
Rift,这些伟大的开发团队从未放弃过对次世代人机交互方式的追寻。即便有一天这些曾为我们带来无数惊喜与感动的产品或将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中,但他们仍有一份不可磨灭的价值——“引领”。

Hololens的最终归宿究竟会在哪里?也许是AR与VR的融合。虽然从表面看来增强现实设备的功能似乎已经超越了虚拟现实,但它最致命的缺陷是无法为我们带来完全沉浸式的交互体验,难以满足游戏玩家的苛刻需求。就现有的技术水平而言,将VR的已有功能添加至AR中并非难事,因此我们也十分期待Hololens能够再次成为这一趋势的先行者。

从PC到智能手机,我们见证了移动终端时代的来临。从智能手机到可穿戴设备,我们再次看到了终端革命的新生机。前方等待Hololens断然不会是一片坦途,但我们依然希望看到刚刚在硬件领域站稳脚跟的微软能够一往无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