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谷歌眼镜真正令人震惊的功能在于记忆代理

我相信,如果我们缩短意图和行动之间的时间,就能极大地改变我们能做的事。就是这样。当你可以把时间缩短到两秒钟,就会拥有完全不同、非常强大的思维方式。

导语:谷歌眼镜是一款引起了很大争议的设备,也是萨德·斯塔纳(Thad Starner)本人的一项里程碑式成就。斯塔纳在1993年发明并向谷歌创始人展示了这种头戴式计算机。2010年,他成为谷歌眼镜项目的技术领导。斯塔纳接受了《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美国版信息技术编辑雷切尔·梅茨(Rachel Metz)的采访。

谷歌眼镜的到来是否让你觉得其他人终于可以用和你一样的方式看这个世界了?

是的,真正意义上的智能手机直到2000年代中期才出现。对那些提倡使用可穿戴计算设备的人来说,智能手机叫人失望,因为手机会把你的注意力从现实世界中拉拽出来。你很难一边在路上走一边好好用手机。对我来说,我能很快用可穿戴计算机接受信息、发送信息。所以可穿戴计算机有更强的社交功能。

为什么谷歌眼镜的社交功能比智能手机更强?你要把一个东西挂在脸上。

我可以只用几秒钟就找到我发给你的最后一条信息。在任何时间我都能这么做。用智能手机就不行了。

现在已经有了反对的声音,比如因为戴着谷歌眼镜,人们不用抬手就能拍摄周围的环境。使用它的人被骂“眼镜混球(Glassholes)”,这让你吃惊吗?

我在1993年就开始使用这样的互动系统。今天我听到的[对谷歌眼镜的]评论我之前全部都听过。当人们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他们通常都没有试用过它。他们也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别人试用。旁观者会注意到你在用谷歌眼镜吗?事实上,谷歌眼镜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你可以看见一个人在做什么。你可以看到摄像头打开了。如果要用作间谍设备,谷歌眼镜是非常、非常糟糕的。

很多人仍然认为它很荒谬。

大多数新设备出现的时候他们都会这么认为。手机也是这样,对吧?眼镜也是这样,汽车也是这样。

把谷歌眼镜比作汽车有点自大,不是吗?

我相信如果我们缩短意图和行动之间的时间,就能极大地改变我们能做的事。就是这样。当你可以把时间缩短到两秒钟,就会拥有完全不同、非常强大的思维方式。所以我相信,很多学术界的人现在也相信,这些身体上的设备真的是计算领域的下一场革命。

如果我想要一款穿戴式计算机,搞一个Pebble这样的腕表设备不就行了吗?

它们没什么实际功能。当你的孩子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你怎么用腕表给他拍照?

你可以拿出你的手机。难道为孩子迈出的第三步拍照片就不行了吗?

这么拍照片需要20秒的时间。这时你要拍的场景已经发生了,已经过去了。用手表拍摄也是这样。而且,你也很难用手表通过第一视角来拍照。我认为,就我们要做的绝大多数事情而言,头戴显示屏是一个更好的界面接口。

谷歌眼镜怎么改变我们与他人互动的方式?

嗯,现在你确实可以捕捉到孩子迈出的第一步了。

在和妻子、孩子交谈时,你不认为人们会觉得谷歌眼镜分散了注意力?

如果我从我在佐治亚理工学院的学生们身边走过,你可以问问他们:“他戴着谷歌眼镜吗?”他们答不上来。谷歌眼镜已经完全成了我的一部分,现在他们已经不会再注意到眼镜了。

未来你还想看到谷歌眼镜出现哪些应用?

我告诉你之前我想到的一项震撼的功能——在1993年就想到了。这项功能叫记忆代理(Remembrance Agent)。想象一下你正在写这篇文章,一直在打字。这时记忆代理功能可以显示出你过去的文章和笔记中可能相关的内容。如果有个东西能持续不断地看着你打字,并提醒你过去的记忆,那它的用处会非常惊人。

有很多方法可以改进它,改进人们使用它的方法,改进人们将之与生活结合的方式。人们总在谈论杀手级的应用,但它更是一种杀手级的生活方式、杀手级的存在方式。

此文由MIT Technology Review 中国大陆地区独家授权,更多精彩内容请搜索官方微信”mit-tr",同我们一道关注即将商业化的技术创新,分享即将资本化的技术创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