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麦诚的人不愿意看到谷歌如何使用“曲线策略”来拯救智能眼镜

据美国“彭博社”报道,几周前,一位新西兰医生在手术过程中戴上谷歌智能眼镜,并用其记录了正在进行的大动脉手术的整个过程。相比在大众消费市场的惨淡境遇,谷歌眼镜在医疗、商业、制造业等领域的应用则显得顺风顺水。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谷歌已悄然推出针对医疗保健、制造和能源等行业的企业版智能眼镜。看起来,心有不甘的谷歌正试图通过“曲线战略”拯救智能眼镜。这对大众消费者来说意味着什么?对谷歌来说,这一转变又是否能够成为转机?

1.谷歌眼镜之于用户:接近换来期望,期望带来失望

2012年4月,谷歌智能眼镜发布。在经历了用户极高的期待与初期的火爆之后,这一谷歌公司重磅推出的项目却迅速降温。

谷歌智能眼镜在消费者市场遇冷的原因还是显而易见的:

第一,它上千美元的售价使得大众消费者望而却步。上万元人民币的造价已经达到了曲高和寡的程度,售价自然无法降低;

第二,它奇特的造型使用户觉得戴上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傻瓜一样。”

第三,虽然谷歌智能眼镜的操作方式更加高端,但其功能在智能手机上完全可以实现。毕竟,极客与土豪在人群中还是占少数,大众不会为了新鲜而花费过多的金钱去购买一款仅仅是操作方式与众不同的产品;

第四,谷歌眼镜存在诸多隐患:首先,它存在侵犯他人之嫌。对大众来说,谷歌智能眼镜具有“侵略性”,被佩戴谷歌眼镜的人注视着会让他们有不适感,因为并不知道对方正在对自己做什么,很多公共场所也明令禁止佩戴智能眼镜。美国礼仪专家托马斯•法利表示了对于谷歌眼镜的担忧:“事实上,如果你与朋友们在外,如果你在家里餐桌旁,你戴着你的谷歌眼镜的话,你就不会注意到正在发生什么。所以这是最大的问题。还有涉及隐私的大问题,你能在人们没法察觉的情况下录音和拍照,对于你周围的人来说,这会引发各种道德问题。”另外,它会让人感到不适,或者是对其产生依赖性。

此种情况使得曾经引发全球可穿戴设备热潮的谷歌眼镜从今年1月19日开始不再接受订单。与此同时,谷歌关闭了“探索者(Explorer)”软件开发项目,团队也整体转到另一部部门,这被外界解读为谷歌眼镜的彻底失败。

2.谷歌眼镜之于自身:败走麦城心有不甘,曲线战略或成转机

在消费者市场折戟沉沙的低迷状况是谷歌不曾预料到的。但巨大的技术、精力以及资金的投入使得谷歌不甘心就此失败。今年1月份,谷歌眼镜停掉“探索者”项目之后,经过半年时间的调整,出现向企业市场发力的迹象。而此前,谷歌可能是为了预防在消费者市场遇冷的情况,所以也针对其他领域做了研究。

事实上,谷歌智能眼镜自发布之后,就被认为最适合用于医疗用途。早在2013年,谷歌就委托得克萨斯州的风险企业Pristine为其智能眼镜开发了名为“Pristine CheckLists”与“Pristine EyeSight”的两款医疗应用。这些应用拥有使工作流程自动化、用摄像头拍摄并以流媒体方式播放治疗过程等功能。

在2013年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市举办的DEMO大会上,Pristine公司的首席执行官Kyle Samani佩戴谷歌眼镜进行了手术演示。2014年3月15日,荷兰奈梅亨大学附属医院发布消息说,该院医生佩戴谷歌眼镜完成了一例手术,将主刀医生在手术时的第一视角画面传递播放给学生观看,收到了良好效果。

在中国,也有医疗机构使用谷歌眼镜协助医生完成手术。2014年3月26日,杭州骨科医生夏志敏戴着谷歌眼镜做了手术,这是谷歌眼镜首次走进中国内地的手术室。2014年11月19日,柳州市工人医院的骨科创伤主任石展英佩戴谷歌眼镜,记录下了一台手术的过程。谷歌智能眼镜能够完成拍摄视频、远程会诊等功能。甚至可以使用谷歌智能眼镜拍下术前家属签字的场景或是将谈话内容录音、录像,对解决医疗纠纷有很大的帮助。

在其他领域,智能眼镜也有很大的用处。2014年3月7日,一家名叫Emotient的公司推出了一款全新应用,可以利用谷歌智能眼镜分析其他人的心理感受。该公司CEO肯•登曼说:“这是一项突破性的技术,可以通过匿名分析面部表情的方式,帮助企业搜集客户情绪。我们相信,这项服务对于改善客户体验大有裨益,尤其是在零售领域。”

此外,在时间至上的商务场合中,智能眼镜能够达到人机合一的境界,帮助人们解决很多难题。而在教学、工业、农业、急救等领域,智能眼镜有着更加广阔的利用空间。在这些不方便使用手持设备的场合中,智能眼镜能够迅速帮助工作人员查找资料、判断问题,寻求办法解决问题。

对于智能眼镜来说,轻民用重商用是一个有利于自身发展的方向。谷歌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些迹象,所以采用“曲线战略”,转而进攻企业市场,等到积累了一定的技术与良好的口碑之后,再将其智能眼镜逐渐渗透到大众市场。

3.谷歌眼镜之于未来:智能眼镜未死,但前方“道阻且长”

与谷歌眼镜状况相似的是无人机的发展历程。最初,无人机主要用于军事。之后,出现商用无人机,例如亚马逊就曾使用商用无人机送货;再后来,随着无人机技术逐渐成熟,制造成本和进入门槛降低,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已经爆发,而民用无人机市场处于爆发前夜。

民用无人机应用广泛,比如在交通堵塞的城市运送医疗用品、在恶劣环境进行搜索、在战场代替记者拍摄画面、代替警察进行监控和巡逻、电视节目的航拍和电影的拍摄,甚至狗仔队跟拍明星等等。而最近,美国的农场主开始用他来巡视农田、喷洒、灌溉以及对农场进行监控,很大程度上节约了燃料与人力成本。

而对于同属高科技产品的谷歌眼镜来说,无人机的发展历程值得借鉴。Gartner中国的研究部总监盛陵海说:“当下,智能眼镜正面临着此前无人机所遭遇的困境。一方面,有意愿且有能力降低价格标准的企业过少;另一方面,智能眼镜正面临着多种场景的使用限制。”

不过,谷歌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在硬件方面的生产与研发能力本就有限。因此,谷歌眼镜在性能、参数及用户体验上所暴露的问题也就不足为奇。“但对于这样一款新兴的可穿戴设备而言,我们不该以成败论英雄。”盛陵海认为,谷歌眼镜的价值并不在于其取得多少商业利润,而在于它为尚处于萌芽期的智能眼镜带来了一整套可供参考的行业标准及发展方向。

尽管谷歌的曲线战略为智能眼镜带来转机,但前路依然“道阻且长”。在目前的状况下,谷歌眼镜率先打开企业市场的做法是明智之举。与此同时,也向其他行业进军。等到技术发展成熟之时,制造成本自然会随之下降,到那时再去研究大众的需求,进入消费级市场。这样,才有可能获得长足发展。(文章首发钛媒体)

【钛媒体作者介绍:文/东方亦落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