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两端的“谷歌观察”带来了虚假的复苏

众所周知,谷歌在整个科技领域可以说是取得了极为突出的成绩,无论是他们旗下的搜索引擎也好、移动操作系统也罢,都是很不错的产品。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家如今之所以能够人手一部智能手机,可以便利地享受移动互联网、智能出行、在线网购的便利,谷歌的功劳确实不可磨灭。

但即便是谷歌,也并非在所有业务上都表现出了足够的智慧。其中特别是在智能手表领域,谷歌几乎是从进入这一赛道至今,一直都在“昏招迭出”。

比如说早在2014年,当谷歌以Moto360的名义推出他们首款智能手表时,他们错误地选择了德州仪器OMAP3方案作为主处理器。但要知道这款芯片本质上是2009年的“老古董”了,而且德州仪器早在2012年,就已宣布“退出移动芯片市场”。

也就是说,谷歌当时用了一款早已不可能有技术支持的芯片方案,作为旗下首款智能手表的主控。结果就是一方面性能孱弱的单核芯片严重影响了用户体验,另一方面也造成了这款“官方谷歌表”反而在系统更新方面大打折扣,最终都没能得到WearOS 2.0的推送。

不懂造表的手机企业们,把最早一批“谷歌表”弄成了腕上屏幕

又比如说当时间来到2015年,谷歌方面选择了一批“合作伙伴”来推广他们的智能手表生态。可问题在于,谷歌错误地估计了当时消费者对于“智能手表”的接受程度与期待。结果以三星、索尼、LG、华硕为代表的一众手机厂商,在缺乏“造表”经验的情况下,搞出了一堆看起来完全就像是玩具的“腕上屏幕”产品。结果无一例外,市场表现全部“扑街”,甚至使得“谷歌表”的生态差点就此夭折。

但不得不说,谷歌对于智能手表领域还是很“锲而不舍”的,而且也挺能折腾。在失去了几乎全部合作伙伴后,谷歌确实是“痛定思痛”了。在当时意识到首批“谷歌表”的失败源自过于糟糕的外形设计,以及消费者对于“传统腕表”造型有着强烈需求后,谷歌很快就找上了万宝龙、泰格豪雅、Fossil等一众奢侈品品牌,开启了“谷歌表”的轻奢时代。

然而这次谷歌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奢侈品品牌固然擅长外观设计,可他们一方面对于智能设备的软硬件研发一窍不通;另一方面,相比此前的合作伙伴(手机厂商),与奢侈品品牌合作“智能手表”就意味着最终产品的价格更高、受众面更小,销量也更低。

结果,为了解决这一批合作伙伴的产品研发问题,谷歌不得不“钦定”高通作为其智能手表生态的唯一芯片方案供应商,同时亲自操刀替这些品牌推出的“谷歌表”,进行系统研发与更新服务。

然而由于最终产品销量不佳,高通自然没什么动力为这些智能手表芯片进行换代研发,时间一长就造成了这批“轻奢谷歌表”空有华丽的外观,性能却早已落后于当时的Apple Watch、Galaxy Watch等竞争对手不知道多少代。最终的市场表现自然是每况愈下,更不会有太好的结果了。

到了这个地步,谷歌该如何破局呢?他们的答案是去找三星,以答应让三星长期独占新版本的WearOS系统,且放弃高通对“谷歌表”硬件方案独占为代价,换来了三星加入这一生态的承诺,以及源自Tizen系统、更低功耗的健康监测功能代码。

后来的结果,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了。2021年独占WearOS 3.0系统,独占三星自家5nm Exynos W920芯片的Galaxy Watch4系列上市,当年就帮助谷歌实现了在全球智能手表市占率上的逆袭,令“谷歌表”成功重回市占率老二的位置,甚至很有希望在未来几年内超越苹果、登顶市占率榜首。

可问题在于,这样的成绩本质上其实仅仅只是“三星的新品成功了”,并不意味着整个WearOS生态的复兴。毕竟除了三星之外,“谷歌表”生态的其他厂家,该卖不好的还是卖不好,该用老旧芯片的还是在用老旧芯片。

不仅如此,从日前曝光的相关信息来看,谷歌“朝三暮四”、战略不能持久的老毛病似乎又犯了。

近日有消息显示,前段时间谷歌方面刚刚官宣的自家智能手表新品Pixel Watch,在芯片上没能拿到三星最新款的Exynos W920,而是仅仅搭载了前代Tizen智能手表同款的Exynos 9110方案(2018年发布、10nm制程、双核A53CPU+Mali-T720MP1)。

虽然Exynos9110的能效依然大幅领先高通骁龙Wear,但其性能显然比三星自己用的Exynos W920差了许多。所以从这点来说,谷歌或许是被三星“坑”了一把。

另一方面,在使用Exynos9110主控的同时,一份日前泄露的系统截屏显示,谷歌方面很有可能会为Pixel Watch单独打造一个手机端的APP,而不使用其他“谷歌表”的WearOS客户端。

这意味着什么呢?用过三星Galaxy Watch4系列的朋友就知道,三星的“谷歌表”在手机上的客户端就不是WearOS,而是其自己的“三星智能穿戴”。如果谷歌的Pixel Watch也搞出这么一个专属的手机端APP,那么无疑等于是在“纵容”三星开小灶后,再次背刺了其他的合作厂商。这极有可能会进一步伤害到目前本就已经受到三星旗下产品严重挤压的其他厂商,并逼着他们退出谷歌的可穿戴生态。

谷歌可以有钱任性,一遍遍推倒重来,但合作伙伴以及用户呢?

其次,虽然“谷歌表”过去的失败,与他们固守高通硬件方案、在软硬件上都搞闭源设计不无关系。但如今这么一来,其他合作伙伴还在用高通骁龙Wear主控,可三星和谷歌就能各自用上不同款的其他芯片。这显然就不只是某种程度上的“歧视”,同时也可能导致谷歌智能手表生态开始硬件“碎片化”的战端。

换而言之,也就是谷歌又一次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同时很可能又要抛弃一批他们觉得“不争气”的合作伙伴。

初代以及二代的华为Watch,用的其实是谷歌的方案

这也就意味着,对于那些此前已经购买了非三星、非谷歌品牌“谷歌表”的用户来说,他们现在就很有理由担忧,自己是否会成为谷歌智能可穿戴战略又一次摇摆的牺牲者?

就算谷歌不放弃现有的合作伙伴,在三星和自家已先后为产品“开小灶”的情况下,这些被冷落的其他厂商,是否还会坚持推出新款的WearOS设备呢?

当然,在如今“优异”市场成绩的刺激下,谷歌自己可能不会觉得他们现在的智能手表产品策略有什么问题。毕竟就像国内某位知名手机厂商高层曾经说过的那样,“挣钱的才是人才、亏钱的就是费财”。而谷歌大概也正是如此看待,那些“不争气”的合作伙伴吧。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