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作恶”到“腐蚀学术界”,华尔街日报披露谷歌“贿赂教授”

人们心目中的谷歌应该是什么样子?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将全世界的信息进行整理,让这些信息变得有用,并让人们能更高效的使用这些信息。同时本着“不作恶”的原则,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着最前沿的科学研发,力图用技术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然而,资本逐利,企业终究是企业……

就在昨天,《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收买教授:谷歌的学术影响力运动内幕”(Paying Professors: Inside Google’s Academic Influence Campaign)的深度文章。同时,反谷歌组织“谷歌透明性计划”(Google Transparency Project)也发表了一篇报告,旨在揭露这家科技巨头其实“作恶多端”:谷歌不仅收集世界上所有的信息,而且在必要时,会去主动影响这些信息!通过与学者们的暗中交易,谷歌会发挥其在学术界的影响力,使相关政策法规制定朝有利于自身的方向发展。

这看起来绝不是一家声称“不作恶”的公司应该干的事。

图丨《华尔街日报》于美国当地时间 7 月 11 日晚刊登的专题文章

基于“谷歌透明性计划”早前的一份报告,《华尔街日报》顺藤摸瓜继续深挖,爆出了更多的“猛料”:谷歌资助了上百篇学术论文,金额从 5000 美元到 40 万美元不等,有时甚至会直接参与论文撰写,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论文作者不会公开他们与谷歌之间的关系。

图丨伊利诺伊大学法学教授 Paul Heald 于 2012 年发表了一篇对谷歌有利的版权方面的论文,但他并未公开其接受了来自谷歌的 18830 美元的资助

好了,那么问题来了,这些学者们在接受谷歌“贿赂”时,有没有想过这种行为会严重影响到研究自由和学术公正性?有没有想过他们发表的论文会影响到相关政策法规的制定?大部分时候,这些应该都不是问题,因为谷歌是一家“不作恶”的公司,从事的是全世界最尖端的科学研究。接受来自谷歌的资金,也意味着自己的科研得到了某种程度上的认可。

图丨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 Ryan Calo 于 2010 年发表了一篇关于网络隐私权问题的论文,此前也曾接受了来自谷歌的 4 万美元资助

然而“谷歌透明性计划”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声称,谷歌资助的论文明显对公司业务有帮助,而且论文涉及内容能帮助谷歌避开一些关键的政策及法律问题,包括反垄断、隐私权、互联网中立性、搜索中立性、专利及版权等各个方面。

2011 到 2013 年间,美国和欧洲的立法者们开始越来越严肃的看待谷歌可能涉嫌垄断的问题时,开始出现一些明显偏向谷歌的学术论文;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 2015 年,那时有些政府机构和媒体希望了解谷歌是否涉嫌侵犯版权,于是又出现了一些为谷歌辩护的文章。为此,“谷歌透明性计划”专门做了统计,结果如下图:

图丨2006-2016 年间与谷歌相关的反垄断研究学术论文。2012 年、2015 年增长非常明显

“谷歌是一家拥有雄厚财力和巨大影响力的公司,” Dan Stevens 说道,他是“谷歌透明性计划”的负责人之一。“他们知道怎么去影响决策者。” Dan 在报告中指出,谷歌前任 CEO 及现任 Alphabet 执行主席艾瑞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甚至曾在国会听证时引用了一篇学术论文来证明谷歌根本不涉及垄断,但这位 CEO 不会告诉国会的是,这篇论文其实是谷歌“买”的。

图丨前任谷歌 CEO 及现任 Alphabet 执行主席艾瑞克·施密特曾在国会听证中引用谷歌资助的论文

在这篇专题文章中,《华尔街日报》中如此写道:

“一位接受了谷歌资助的教授在论文中表示,谷歌确实收集了用户数据,但这是以他们享受了谷歌免费服务为前提的公平交易;谷歌并没有利用其市场统治地位,故意将用户引向自己或是广告主的商业类网站,这对于竞争者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公平的地方。有些论文甚至表示,应该允许谷歌链接到书籍或者其他形式的知识产权资料,哪怕其作者或出版方要求付费……”

图丨2013 年谷歌抵制反盗版法案,受其资助的版权相关论文数量明显增加

如上所述,如果属实,谷歌的这种做法其实也不是什么新伎俩,这都是烟草商们和石油公司们玩剩下的:烟草商会通过各种所谓的“研究表明”来掩盖香烟与癌症的关系;石油公司则会学者之口来模糊温室气体排放与温室效应间的联系。

面对如此严厉的指责,谷歌官方立即发声回应,表示花钱购买影响力这种事根本就是无中生有:“我们对学术研究的支持历来是公开公正的,这些从事科研的个人和机构也都在专利、版权等相关领域耕耘多年。我们的支持有助于推动他们的研究,并唤起公众对他们的理念及研究成果的重视。”

此外,谷歌还解释道,接受资助的学者们所发表的成果都由他们独立完成,而且应该向学术期刊、会议、以及任何会读到他们论文的人说明研究经费的来源。

图丨谷歌刚刚发表的官方声明

然而,如果“谷歌透明性计划”所公布的资料属实(如下图),将有共计 329 篇论文接受过谷歌某种程度的资助,这些论文在超过 4700 篇文章中被引用了约 6000 次。这意味着谷歌并不是在真正支持科研和知识传播,而是在“购买”公众影响力。

《华尔街日报》关于谷歌“收买”学术界的专题文章目前已经在国外各大媒体持续发酵。这家“不作恶”的科技巨头难道也会自甘堕落,与那些烟草、石油公司为伍吗?谷歌正在“腐蚀”学术界吗?各种质疑声一时间充斥网络。

当然,美国大型公司每年花费在游说上的资金绝不在少数,而且已经成为一种惯例,毕竟,谁都希望政策和法规朝着有利于企业发展的方向发展。不管谷歌出于什么目的而对学者进行资助,与巨额的游说开支相比,只能说是九牛一毛了。

根据《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曾作出的统计,苹果公司 2015 年用于游说的费用只有 450 万美元,而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则高达 1660 万美元。当然,这和两个公司的业务形态关系很大,拿谷歌自动驾驶汽车来说,除了技术开发本身,要让无人驾驶汽车合法上路,就必须拓展现有相关法规的法律边界。谷歌在国会山高价雇佣的那十几家游说公司,无疑是一笔巨大的支出。

图丨2011-2015 年间,各大科技公司在游说上花费的资金

1947 年出台的游说法案废止后,游说法律发生了根本性变化。Alphabet 公司虽然只名列 2015 年游说费用排行榜第 12 位,但其费用已经远超诸如 AT&T、洛克希德·马丁等国会山“老油条”。拥有雄厚资金实力的科技巨头们正在崛起为新的政治势力,成为现有游戏规则的最大受益者。

然而,受益归受益,在既有游戏规则下行事,各方都相安无事。但这次谷歌被爆出“收买”一向以中立、严谨、客观著称的学术界显然触碰了底线,惹来如此强烈的社会反响也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