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90后博士生导师在5年内发表了60多篇SCI论文,引发了争议

冯盛雍 /上游新闻

90后,博导,从事新型太阳能电池方面研究的“追光者”!

5年来,发表SCI论文60余篇,其中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论文21篇。华中科技大学公号《90后!是博导!》的文章被知乎网友以“如何看待华中科技大学 90 后博导胡玥,5 年来发表 SCI 论文 60 余篇?”为题推上热搜。SCI 论文如此高产的背后,到底是令人暖心的励志故事,还是一个令人扎心的事实?上游新闻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大二开始就跟院士等做课题?

《90后!是博导!》公号文章透露,今年31岁的胡玥,从小成绩优秀,2008年以湖北省理科前800名的好成绩,选择了华东理工大学应用化学专业。大二时,在田禾院士和花建丽教授支持下,参加全国大学生创新创业项目,开展“染料敏化太阳能电池”研究。2年后,项目获国家级优秀项目奖、全国大学生节能减排大赛全国二等奖。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博士生导师在读完这篇公号文章后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她在大二就能跟院士一起做课题,这点就不普通。”有知乎网友直接指出,在本科生阶段有教授带着做课题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别说院士,很可能胡玥背后有强大的背景支持。上游新闻记者在公号推文看到,胡玥不凡之处还有很多:“大四,当交换生、拿到公派奖学金直博爱丁堡大学,2016年博士毕业,拿到首次授予亚洲人的弗雷泽·司徒塔特奖。胡玥在2016年通过博士后国际交流人才引进计划来到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加入韩宏伟教授团队。5年来,发表SCI论文60余篇,其中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论文21篇。2018年,晋升副教授,2019年成为博士生导师。”

在“如何看待华中科技大学 90 后博导胡玥,5 年来发表 SCI 论文 60 余篇?”的知乎帖文里,上游新闻记者看到,知乎网友纷纷对其论文高产表示质疑。有评论称,这不是传说中的“学霸天花板”吗?网友“无崖子”发出“都是靠团队刷文章上位”的评论,获网友9653个点赞,另一网友通过谷歌学术查询后跟帖评论:“胡玥在2016年,也就是入职华中科技大学以前,第一作者的论文仅有4篇,这可是一个博士毕业生啊。”

华中科技大学推文《90后!是博导!》截屏

论文署名差别彰显科研实力

上游新闻记者以“Yue Hu”为关键词在谷歌学术中检索到来自华中科技大学胡玥的论文19篇,其中2016年发表的论文有4篇,既不是第一作者,也不是通讯作者。有好事网友还对这四篇论文的“含金量”进行考证,发帖称“这四篇文章中,只有第三个是比较有含金量的,但也不是顶刊。这水平,博士后经历不镀金的话,很难在华科这样的学校拿到教职。”

网友对胡玥在2016年进入华中科技大学后的论文数量突然井喷也充满了疑惑。“平均一个月就有一篇”,“一作和通讯作者加起来一共21篇,到底是胡玥的学术水平提高了?还是鸠占鹊巢,自己包揽了团队的研究成果?”

就此疑问,上述博士生导师指出:“论文第一作者代表这名作者的研究成果,有些很好的学校,他们就看论文的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所以一般来说,合作的话,都是学生当第一作者,导师当通讯作者,但是有些导师也当第一作者,与其合作的那个人当通讯作者,还有共同通讯作者的情况,如果论文涉及到的人比较多的话,作者名单就很长。”从记者了解到的情况看,现在博士生发论文,把导师署名为第一作者的情况很普遍,因为只有这样才让作者更有分量,更容易发表。

在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官网,在胡玥论文成果栏目,罗列了“Yue Hu”从2017年到2020年这4年发表的9篇英文论文,2020年2篇,通讯作者1篇,共同通讯作者1篇;2019年3篇,一作1篇,通讯作者、共同通讯作者各1篇;2018年3篇,共同通讯作者1篇、一作1篇、第二作者1篇;2017年,只展示了1篇署名通讯作者的论文。

值得注意的是,在谷歌学术检索到,“Yue Hu”在2017年发表了13篇论文,作为第一作者的论文就有2篇,不知为何胡玥并没有把他们都放在自己官网的论文成果里?相反,她在大二时候的指导老师花建丽教授,就在华东理工大学官网罗列了自己作为通讯作者的代表性论文28篇,研究成果、研究实力昭然若揭。“Yue Hu”的名字出现在其中6篇文章的作者名单里,2016年2017年各2篇。

教育经历 (截屏来自学校官网)

“高考前800名好成绩”的提法遭质疑

除了高产论文,另一个让网友“操心”的亮点是“2008年以湖北省理科前800名的好成绩进入华科”。知乎网友找来了《2008年湖北省普通高考成绩一分一段表(理科)》和2008年华东理工大学在全国的录取分数线,前900名考生最低分为636,华东理工在湖北最高录取分数线理科为626分。也就是说,胡玥以超过分数线较多优势的分数进入华东理工,有网友做了一个猜测,以胡玥的分数,本可以去更好的学校,但她选择华东理工,可能是因为在那里有资源可以支持,这也说明了她为什么大二就可以加入院士的团队。

认证为“知群CEO”的网友“马里在知群”指出,5年时间60个月,差不多一个月一篇 SCI。只算一作,21篇,平均三个月一篇。如果这不是灌水,是实打实的,那大概她做的这个方向已经全球顶尖了。但是事实真的能推敲么?在帖文里,“这位博导从2012年至今,一共参与了112篇论文的发表,有318位合著作者的情况”也让网友对学术圈以论文数量论高下的比拼感到困惑,也对胡玥的学术生涯感到担心。有网友说,“毕竟按胡老师这发展势头,以后大概率会有更大的名气,早年的学术生涯如果有瑕疵,影响可是不小。”

本期编辑 周玉华

SCI中心再次被出版商包围和压制。“封锁是唯一的途径”,学术界没有这样做

贾浩楠 发自 凹非寺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

全球最大的免费学术论文下载网站Sci-Hub,再一次被出版商们起诉了。

这次,起诉书甚至长达2000多页,Sci-Hub律师不得不向法院寻求延期听证,因为,他需要时间读完起诉书。

出版商们也祭出新法宝:运营商封杀(即要求网络运营商屏蔽网站)。

对“著名学术侵权机构”的又一次围剿,来势汹汹。

以后,科研党们还能看到他们的“女神”挥手微笑了吗?

这次是谁在起诉?

2020年12月21日,著名学术出版商Elsevier、 Wiley,和美国化学学会联合向印度德里法院提起诉讼。

他们希望,印度法院能够强制当地网络运营商屏蔽掉Sci-Hub网站,以及Sci-Hub的主要资源来源Libgen。

出版商们指责这些平台侵犯他们的权利,但是,由于这些平台的各种躲避监管的手段,所以,运营商封杀是目前唯一有效的解决办法。

这份针对Sci-Hub的起诉书长达2169页,Sci-Hub律师几乎没有时间审核内容,只得向法院要求延期。

同时,Sci-Hub还向法院保证,”不会在下次听证会前将原告拥有版权的新文章或出版物 “上传网站。

但是,双方还没对簿公堂,科研人员社区已经坐不住了。

学术圈激愤,联名上书请愿

Sci-Hub的官司定于明天开始第一次听证,但是,学术圈已经开始采取行动向印度司法部门施压,试图组织对Sci-Hub的封锁。

印度本土的突破科学协会(BSS)代表数千名科学家、学者、教师和学生发言,对出版商试图阻止学术圈的 “信息自由流动 “表示失望。

他们认为,类似爱思唯尔这样的国际出版商,将用纳税人的钱资助的学术研究结果,视为他们的私有财产。

而创造这些知识的人(即研究论文作者或审稿人)是没有报酬的。

但出版商却通过高昂订阅费,赚取了数十亿美元的暴利,而印度的大多数机构图书馆,甚至是发达国家的图书馆都无力承担

如果组织没有订阅,那么研究人员要为每篇论文支付30到50美元的费用,大多数印度个人研究人员无法承担。

这些公司非但没有促进研究信息的流动,反而在扼杀它。封杀Sci-Hub,将对印度的教育和社会造成损害。

BSS认为Sci-Hub是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能够让所有人都能获得研究论文,以造福人类。

Sci-Hub并不违反任何道德规范或知识产权,因为研究论文实际上是作者和机构的成果。

研究成果商品化有碍于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发展。为了知识的进步,应该允许Sci-Hub和Libgen在印度运营。

出版商恨之入骨,学术圈却有人力挺,Sci-Hub的存在,到底有多大价值?

5大巨头,垄断学术出版业

在HackerNews上,Sci-Hub再次被诉引起了激烈的讨论,大部分网友认为,出版商垄断市场是不道德的。

作为普通纳税人,实际上为出版商建立的商业循环付了3次钱。

一次是政府给大学和机构拨发的科研资金,第二次是同行评审的酬劳(网友rmoredkitten指出,这笔钱并不是由出版商支付),最后,还有大学或机构向出版商购买资料库的开支。

而且,如果你是个人研究者,还要付第四次钱,即购买论文的费用。

而对于出版商来说,研究者投稿要版面费,读者订阅要版权费,“两头通吃”的模式,让它们的利润率甚至超过苹果公司。

如果把所有学刊的订阅费加在一起,一所大学每年要向出版集团支付50万到200万美元。

就连财大气粗的哈佛大学,在2012年也曾表示他们已经难以承担越来越贵的学刊。

2018年时,加州大学系统每年要向Elsevier支付1000多万美元订阅费,2019年选择退订。

而在德国,从2018年开始不再与Elsevier签约的机构有接近200家。

这些学术出版集团之所以要价如此之高,是因为该行业已经实现了垄断。

目前,全球一半以上的研究成果都是由5大集团出版的:Reed-Elsevier(里德-爱思唯尔),Wiley-Blackwell,Springer(施普林格),Taylor & Francis(泰勒弗 朗西斯),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美国化学学会)或 Sage Publishing(塞奇出版公司)。

但在1973年,仅有20%的研究论文是由这几家出版公司所出版的;社会科学领域甚至只有10%的论文出版于这“5大”。

与一切垄断一样,这种权利给这几大出版集团们带来了大量的利润:2012年Elsevier的市值已涨到350亿美元,其科学出版业务的净利润率更是高达39%。相比之下,Facebook与谷歌等科技巨头的净利润率仅有20%左右,利润极高的苹果公司也只有30%出头。

面对大家的抱怨,出版商最近也不得不做一些让步,Springer旗下的Nature宣布,自2021年起,论文作者在向Nature及其32种旗下期刊投稿时,可以选择以OA (开放获取)形式发表。

通过这种形式发表的论文向全社会开放,无论用户所在机构是否支付了订阅费,一律可以免费下载。

不过,前提是论文作者需支付9500欧元(约合人民币7.4万元)的文章处理费。

如果作者不愿意交钱,那么其他人还是得付费下载。

这样一算,出版商既在形式上提供了“免费下载”,还不损失一分钱。

但是,这种做法,能普惠广大科研人员吗?

所以,大量学界科研人员苦出版商久矣,支持Sci-Hub,也就不奇怪了。

但是,也有人表达了对Sci-Hub这种反抗方式的担忧和反对,他们认为,尽管出版商垄断不对,但Sci-Hub采取粗暴的违法手段打破垄断,仍然不可取。

道德是一方面,但合法合规是另一回事……

利他主义还是犯罪?

尽管处在法律的对立面,但Sci-Hub是无数科研人员依赖的工具。

2011年6月,Alexandra Elbakyan在老家哈萨克斯坦独自一人创建了Sci-Hub,口号是“移除科研道路上的所有藩篱”。

创立之初,Sci-Hub上就有6400多万篇论文,差不多占全球所有科研产出的2/3。

2013年开始,Sci-Hub在全世界范围内流行起来,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因素是大量中国科研工作者开始使用Sci-Hub。

但很快,大学术出版商就盯上上了Sci-Hub和背后的“科研女神”Alexandra Elbakyan,不断在各国对她进行起诉。

2015年美国法院第一次判Alexandra Elbakyan败诉,需要向出版商赔偿1500万美元,。之后又有几次类似判决。

但远在哈萨克斯坦的Elbakyan自然不会理会这样的判决。

2016年,Elbakyan入选Science十大年度科技人物,Science称Sci-Hub为“可敬的利他主义抑或大型犯罪组织,取决于你的立场”。

Sci-Hub,这场所谓“学术信息自由流动”和资本巨头的战争,还远远没有结束。

法律和道德,在这种情况下真的无法调和吗?

— 完 —

量子位 QbitAI · 头条号签约

关注我们,第一时间获知前沿科技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