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谷歌地球打开上帝的视角,拍摄地球的肖像

“黎明之村”,泰米尔纳德邦,印度,2015

“谷歌地球(Google Earth)能带您飞往地球上的任何地方,你可以在上面查看卫星图像、地图、地形和3D建筑。不论是外层空间的浩渺星系,还是大洋之下的陡峭峡谷,均可一览无余。”这是对谷歌地球这一虚拟地球仪软件的精要概括。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谷歌地球不仅是一个出门旅行的导航工具,也是完成虚拟旅行的绝好体验。但阿根廷艺术家费德里科·维纳(Federico Winer)还通过它进行一系列艺术创作,利用谷歌地球的卫星图像和航空照片,在电脑前选取不同距离感的鸟瞰图像,并对它们进行归纳、整理和加工,凸显它们的颜色、形状、轮廓和图案等,使之变成和原来完全不同的抽象图案,让地球变得迷幻而震撼。

“北京机场”,北京,中国,2015

维纳称这部作品为《超远距离》(ULTRADISTANCIA ),希望借此来一场视觉实验,探索技术和艺术之间的某种契合点。

01 从一场视觉实验开始

维纳出生于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他的本职是当地一所大学的政治学教授。他的母亲是造型艺术家,父亲是一名建筑师,而他的哥哥是电影制作人和平面设计师。这些学科背景和家庭背景使得他作为摄影师和艺术家时,所运用的视觉语言受到不少影响。他也是一名旅行家,在创作《超远距离》之前,他已实地去往世界的不同地方,或是为工作,或是出于兴趣。

“中央公园”,纽约,美国,2015

2015年1月,维纳开始冒出一个想法,希望身体不用移动,就可以享受旅行和创作的乐趣。他发现谷歌地球和谷歌地图可以实现他的目的。这也让他用一直处于空中盘旋的视角来审视这个星球的各个地方。矿山、大坝、飞机场的形态,以及各种透露出强烈现代主义风格的建筑物形状吸引了他的目光,他开始试着通过谷歌地球中缩小放大、倾斜视图和旋转视图的功能来捕捉不同的画面。

“汉堡II”,汉堡,德国,2015

刚开始,维纳并没有按着一个艺术项目的程序来操作,而是看作一次视觉实验,一个好玩的游戏。他在谷歌地图上搜索谷歌拍下的照片和建立的地球图像,最初设定的目标是制作50张新图像——在谷歌地图上屏幕截图,在AdobeLightroom中进行修饰和后期加工。在后期处理方面,他说,之所以选择Lightroom而不是Photoshop,是希望以一种纯摄影的处理方式,不改变图像的轮廓,不添加或减少图像中的元素,只利用Lightroom,缓慢而细致地调整色阶、对比度、亮度等来改变图像的面貌。颜色处理和凸显图案效果是他在后期中重点考虑的两方面,并尽可能改变搜索出来的图像模样,营造一种全新的视觉体验。

“MUSEO Y BILIOTECA”,巴西利亚,巴西,2015

这些创造出来的图像,受到很多人关注,世界各地的采访也接踵而来,还有来自各地的艺术收藏家想要购买其中的特定照片。可因为当时“把玩”的心态,维纳对图像质量没有考虑太多,当时制作的图像分辨率很低,所以他不得不重新开始,以一个严谨的态度来对待已不是游戏

的创作。

02 “超远距离”项目

一个艺术项目重新开始,面对和考虑的问题变得多起来,不过,这也让维纳愿意建立更多元化的视觉体验。

刚开始,维纳试图在谷歌地球上寻找那些新图像的原始图像,尽量找到同一个地点、有着同样构图框架的照片。谷歌地球上可以提供高分辨率图像,使做出的新图像质量得以保证。虽然一些大城市的特定地点可以很容易找到,但他不久便发现即使找到相同的地点,整个画面框架也基本一致,但在图像后期处理上还是会出现差异,最终得到的图像效果不可能和原来一模一样,所以最终得到的都是被创造出来的新图像。

“PAMPAS IV”,布宜诺斯艾利斯,阿根廷,2015

同时,有些低分辨率的“旧图像”,因为找不到确切的地点被迫放弃。由此,若要完成《超远距离》项目,所需时间也变得漫长,至今还在持续进行中。最让他遗憾的是一张关于东京的图像,最开始截图的地方有着一条幽深的林荫大道,在大道的终点有两个大广场。可维纳始终找不到那个地方,他甚至还发信给一位日本朋友,请他帮忙寻找却还是无果。维纳说:“那张图像也成为我心中的‘幽灵’,我想有一天我会走在这那条东京的大道上,并意识到那是曾经丢失的地方。”

维纳花大量时间“穿越”地球表面,寻找各种吸引他目光的形式和图案。有时候,他会对这场“旅行”做些文化考查,因为大部分《超远距离》图像中涉及的地点是他未来将要实地旅行的地方。

“PORTEÑO”,布宜诺斯艾利斯,阿根廷,2015

在完成这个项目时,维纳最主要考虑的是图像结构,这也是最吸引他的地方。因为通过一次次寻找和重置,他可以从不同角度和距离,观看农作物田地的地貌、大城市公路的形态、海岛港口的样貌等自然和人为改造的景观。

维纳还为这个项目建立了一个网站,在那里,你可以看到他对这些所创造出来的图像类别,有的按地理概念进行区分:美洲、非洲、亚洲、欧洲和大洋洲这五大洲里寻找到的图像;有的按地形地貌进行区分,例如平原;还有两个看起来很怪异的类别名称“黑色”(NEGRA)和“怪物”(MONSTERS),点击进入你会发现里面图像的背景都被处理成黑色,所选择的地方大多是岛屿、港口,或是山峰。

“ARROYO PAREJAS”,布宜诺斯艾利斯,阿根廷,2015

你也会发现不同分类里有不少重合的图像,维纳解释说:“分类并非是一个准则,而是让观者明白我所看到并想要表现的——自然景观和人类创造的都市景观中所存在的形式和图案,我试验各种距离能产生的视觉体验,你也会在其中发现一些超乎想象的东西。”

03 结合技术和艺术

维纳创造出来的“新谷歌图像”,有人评价它们看起来像彼埃·蒙德里安、安东尼·塔皮埃斯或古斯塔夫·克林姆等现代主义画家的抽象画。但是,维纳并非这样想,他在创作时也没有按着这一思路处理。他说,相较于摄影和绘画,他更多受到建筑的影响,如法国的勒·柯布西耶、巴西的奥斯卡·尼迈耶和意大利的克洛林多·特斯塔等建筑师的作品,他们通过技术、经济、功能和造型上的考虑实现建筑物的营造,而谷歌地球及其卫星图像背后所应用的程序,与这些建筑师在构造时的考虑很像。

“AL FALAH”,阿布扎比,阿拉伯联合酋长国,2015

在《超远距离》中,维纳将谷歌地球的技术和艺术创作相结合,并试图思考这些问题:什么是摄影?一张照片怎样可以成为艺术?一个技术处理的结果是否可以被看作是一种艺术形式?对于一名摄影师,点击屏幕,是否也是在拍照?

谷歌地球和它的卫星图像使整个世界被微缩和转变,土地、城市、田野和岛屿的形态,以及其中的建筑、道路、停车场和操场等不同功能的人造景观,都被绘制成影像。某种程度上,这种超感官的技术媒介代替了人们对世界的直接感知,只需借用谷歌地球的卫星相机,在电脑前轻轻一按。

“奥克兰III”,奥克兰,新西兰,2015

当我们走在大街上,相机背后的那双“摄影”的眼睛一直不停地在工作,我们看到无处不在的光线和形式,并试图把它们捕捉下来。而在维纳看来,当我们观看电脑屏幕,或卫星地图时,这种情况也在发生,我们不需要移动身体,便可以超越速度和时间,更为随意地创作。“地球在不停地运转,而这种视觉艺术仿佛是静止的,显得颇为平静,有种 ‘世界就在我们手里’的意味。”

费德里科·维纳(Federico Winer)

图 = 费德里科·维纳

文 = 钟华连

责任编辑 = 邢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