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历了悲惨的上半年之后,美国股市能否在下半年大幅反弹?

在高烧不退的通胀和美联储加速收紧货币政策的双重夹击下,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今年上半年累计下跌15.3%,创1962年以来最糟糕的上半年表现。

同期,标普500指数累计下跌20.6%,创下自1970年以来的最大上半年跌幅。股指较1月3日创下的收盘新高跌幅达21.1%。

偏重科技股的纳指跌幅最为惨烈,上半年累计下跌29.5%,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最大跌幅。目前,纳指较去年11月22日创出的历史高位跌幅超31%。上一次纳指在上半年跌超20%还要追溯到2002年,股指最终于当年下半年追跌8.7%。

科技巨头亦难幸免。年初至今,奈飞重挫 71%,脸书母公司Meta下跌52%,谷歌母公司Alphabet跌24.8%,苹果跌约23%。

美股下半年苦尽甘来

走过半个多世纪来最惨烈的上半年,美股下半场能否苦尽甘来?

斯迪富(Stifel)董事总经理兼首席股票策略师巴里·班尼斯特(Barry Bannister)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通货膨胀已经见顶,而现在标普500指数中存在过多对经济前景的悲观情绪,以科技股为首的周期性成长股有望提振标普500指数在今年夏季反弹约10%,攀升至4150点。”

历史数据也显示,年初的巨幅下跌往往伴随着此后的大幅反弹。

独立经纪交易商LPL研究统计了标普500指数自1928年以来的上半年表现,数据显示期间股指曾5次在上半年结束时跌超15%,在此后的6个月中标普500指数均实现反弹,平均涨幅达23.7%。

LPL Financial首席股票策略师克罗斯比(Quincy Krosby)自问自答道: “市场下半年有望恢复吗? 前路挑战和不确定性颇多,但以前确实发生过(反弹的例子)。”

1970年上半年,标普500指数累计下跌21%,下半年累计上涨26.5%。

通胀难消,美股波动难平

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怀疑,这一次,美股恐无法获得历史的眷顾。

伴随俄乌冲突和疫情导致的供应链中断,能源和粮食价格飙升,美国通胀在40年“高位波动”,美联储加速升息导致全球市场震荡……

除美股外,泛欧斯托克600指数上半年累计下挫16.6%,新兴市场遭遇股债双杀,比特币年初至今暴跌约58%,通常被认为是经济风向标的铜价跌超15%。

油价成为屈指可数的在上半年收涨的资产。上半年,美国基准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上涨近41%,同期基准布伦特原油涨幅近48%。

波动的源头指向通胀和美联储对通胀的误判。

安联经济顾问穆罕默德·埃尔-埃里安(Mohamed El-Erian)近期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鲍威尔需要夺回对通胀的控制权……现在他正在失去完全的控制权。”

当地时间周四(30日),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BEA)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5月份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同比上涨6.3%,仍徘徊于近40年高位附近。其中,能源价格同比上涨35.8%,食品价格同比上涨11.0%。

剔除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价格后,当月核心PCE价格指数同比上涨4.7%。

“高位波动”的通胀,意味着美联储继续加码升息和更大概率的经济“硬着陆”。

目前,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美联储观察工具(FedWatch Tool)显示,交易员预期美联储于7月27日的货币政策会议后宣布75个基点加息的概率达83.2%。预计年底前还将加息至少175个基点的概率达到83.2%。

当地时间周三(29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出席欧央行年度货币政策论坛时再度为市场“吹风”称,“不能保证”实现经济软着陆。鲍威尔强调,过高的通胀水平才是美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

“硬着陆”的下半场?

鉴于不可避免的经济放缓,花旗的分析师于近日将标普500指数的年终目标,从此前的4700点下调至4200点。该行预测,美国经济出现“轻度衰退”的可能性为40%,在此情况下标普500指数或回落至3650点。

截至30日,标普500指数收于3785点。

班尼斯特表示,对美股长期熊市(secular bear market)的看法并未改变,潜在的反弹或仅是熊市中的短暂回升。

末日博士鲁比尼(Nouriel Roubini)警告投资者,对轻度衰退的预期可谓“天真得危险”(dangerously naive),并称即将到来的衰退恐引发美股重挫50%。

“今时今日,在更高的债务水平下面临供应链冲击,意味着我们正在走向上世纪70年代的滞胀和2008年债务危机的结合体——滞胀性债务危机。”鲁比尼解释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