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代谷歌眼镜即将问世!与苹果相同的技术,其外观令人惊喜

作者|元亦

来源|极果编辑部

大家还记得曾经轰动一时的Google Glass谷歌眼镜吗?它首次采用了 AR 增强现实技术,能像科幻电影里一样把重要的资讯推到你眼前。#数码科技趣闻#

这款眼镜的研发背景也很神秘,来自谷歌 X 实验室,号称一年烧钱40亿的地方。

不过这款“划时代”眼镜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光是 9500 多元的售价,外加 2000 多元的国际运费,就劝退了大部分买家。

最终产品因为 “ 潜在的隐私风险 ” 遭到大量抵制。于是乎谷歌眼镜从刚发布时的“惊为天人”到被美国咖啡店禁用、逐渐销声匿迹。

以现在的眼光来看,Google Glass只是出现在了不属于他的时代里。总而言之,它出现得太早了, 同时AR技术尚未成熟、用户接受度不高。

不过现在随着5G网络的加速落地,元宇宙浪潮的兴起,可穿戴设备终于站在了风口。

这不,不死心的谷歌瞄准了时机,将曾经的Google Glass以全新的方式再度“复活”!

近日,《纽约时报》确认谷歌正在开发一款新 AR 头盔,项目代号为“ProjectIris”,目前开发工作仍处在早期阶段,产品预计最快会在2024年上市。

虽然ProjectIris具体长啥样还没公布,而谷歌就已经开始大秀它将搭载的众多全新技术。

从目前的消息来看,研发中的新一代ProjectIris是一款无线设备,还有爆料称称,该设备目前的原型“类似于一副滑雪护目镜”。

此前谷歌在旧金山湾区的工厂开发了一款不需要外接电源、类似于滑雪护目镜的早期原型,也证实了这一点。

同时该头显采用定制的谷歌处理器,就像其最新的谷歌Pixel智能手机一样,并在Android系统上运行,谷歌的招聘信息表明他们还在开发一个全新独特的操作系统。

至于其他功能,ProjectIris与Facebook和苹果即将推出的头显一样,谷歌的设备也使用外置摄像头将计算机图形与真实世界影像结合,由自家的处理器驱动。

那么“算力外置”应该是这款眼镜的主打功能,即为将复杂的图形处理留给外部计算机。

在AR眼镜运行时,谷歌会让自己的数据中心远程渲染一些图形,并通过互联网将它们传送到眼镜中,这很像类似云游戏的概念。也就是说,谷歌决定将ProjectIris眼镜会更加依赖云计算,而不是靠硬件加持。

为了更好的用户体验,谷歌以“Iris”为名,还建立了一个机器学习模型Media Pipe Iris,该模型无需专用硬件就能通过单个RGB摄像头实时追踪虹膜、瞳孔和眼睛轮廓,以相对误差小于10%的精度确定对象和摄像头之间的度量距离。

由于AR在内的大量应用都依赖于通过虹膜追踪来估计眼睛位置,该模型可被视作谷歌为开发AR设备做的其中一项努力,以此创造出比现有AR眼镜更具沉浸感的混合现实体验。

顺带一提,为了这款ProjectIris头显的诞生,谷歌背后的研发团队也是下了血本。

去年12月中旬,就有消息称谷歌正在招聘一支“AR操作系统”团队,专注于为“创新的AR设备”构建软件,应该就是为Project Iris项目蓄力。

一直到现在,Project Iris在谷歌内部是一个严格保密的项目,隐藏在需要特殊钥匙卡访问的大楼内,且出入人员需要签署保密协议。

资料显示,整个负责头显的核心团队大约有300人,并且谷歌还计划再招聘数百人。负责这项工作的是谷歌实验室副总裁克雷巴沃尔(Clay Bavor),他直接向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汇报。

Clay Bavor自2005年以来一直负责谷歌的VR和AR业务,最早可以追溯到Carboard和Daydream。

2021年11月,他成为了谷歌实验室副总裁,领衔AR和VR、Project Starline、内部孵化器Area 120、以及任何其他“高潜力的,长期的”项目。

他还管理着去年演示的超高分辨率光场显示屏Project Starline,该设备有望在2024年与Project Iris一同发布。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谷歌请来了前Magic Leap首席技术官Paul Greco加入Project Starline团队。

据外媒消息,微软 HoloLens 团队的首席光学架构师伯纳德·克雷斯 (Bernard Kress) 已离开公司,加入了在最近成立的谷歌实验室,并担任 XR 工程总监,正推动谷歌 AR 眼镜的研发。

同时,谷歌Pixel团队也参与了一些ProjectIris硬件部分的研发工作,但目前尚不清楚头显最终是否会使用Pixel同款技术。

所以说,拥有如此强劲的研发团队加持,谷歌这款ProjectIris眼镜还是很有发布希望的。

其实谷歌当下选择研发ProjectIris,最终目的也很明显:在AR领域中回归硬件。

说起来,谷歌涉足AR/VR领域已有将近10年,从2012年谷歌眼镜开始,谷歌多年来一直在VR/AR领域努力,但最后还是关闭了很多项目。

目前的谷歌完全以AR/VR软件为主打产品,Google Glass早已退出了消费市场,2019年,谷歌在决定叫停虚拟现实平台Daydream的同时,同时也宣布不再销售Daydream View等移动端设备,基本上可以说完全放弃了AR硬件产品的市场。

不过谷歌硬件研发之心不死,而时隔多年Project Iris的出现,标志着谷歌将回归硬件类别。

并且在去年10月,谷歌最新掌门人皮采在谷歌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公司正在重新“考虑”AR,它将成为“我们的主要投资领域”。

不过现在的市场可不是当初的谷歌一家独家大了,去年马克·扎克伯格将他的公司押在AR和VR上,雇佣了数千人,并将Facebook更名为Meta。苹果公司也一直有风声透露,准备最早于今年晚些时候推出自己的首款MR头显设备。

在这样激烈的大环境下,不知道最终谷歌Project Iris此时的回归,能否与这些科技大佬们一争高下呢?我们拭目以待。

苹果的第一款AR眼镜还是“苹果视觉”?结果将在今年第四季度公布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编译 | 赵迪

编辑 | 云鹏

智东西1月17日晚间消息,自去年11月郭明祺透露苹果对第一代头显产品的研发以来,苹果即将推出的AR眼镜产品就广受关注。业界爆料苹果将为新一代头显配备性能媲美M1的“桌面级”芯片,拉足了大众期待。

对AR眼镜的高度期待带来的是对设备名称的大量猜测。根据苹果公司对既往产品的命名习惯,彭博社Gurman认为“Apple Vision”、“Apple Reality”等名称的应用可能性相对较高。

‎苹果在WWDC 2017上展示Mac的VR功能‎

一、从iPod到iPhone,苹果命名总出乎你意料之外

2001年,苹果发布的第一款音乐播放器名叫“iPod”,这个称呼出乎大众意料。后来,“iPhone”从产品开发起就获得支持,打败了“Mobi”、“TelePod”等命名预案。苹果的平板电脑发布前,大家猜测产品名称会是“iTablet”、“iSlate”等,最后由“iPad”一锤定音。这些也不十分令人稀奇。但苹果对最新产出的智能手表的命名则超出了大众的预想。因为即使是行业内部都基本认定苹果会采用“iWatch”这个名字,就连首席执行官Tim Cook也在他2014年的任职采访里这样称呼。但最后新一代智能手表真正的名字是“Apple Watch”,着实令人意外。

苹果发布的Apple Watch

坊间传说乔布斯重回苹果后对产品的命名,一般是和营销主管菲尔·斯卡利(Phil Schiller)从词典里挑选比较有意义的名字。不过现在的命名过程则更加复杂。苹果市场部会花上好几个星期罗列出所有可能有用的词。现在苹果产品的名称,比如“iPhone”等,都更加突出产品特点了。

二、多种猜测众说纷纭,是Apple Vision还是Apple Reality?

在此之前,谷歌和Snap公司已经发布了Google Glass和Snap Spectacles,但二者都不被看好,尤其是Google Glass被认为是一次彻底失败的命名。避开这类命名,目前对苹果AR眼镜的命名存在如下猜测:

Apple Vision:这是最有可能被采取的名字。首先这一称呼听起来很有未来感和科技感,同时没有指向任何特定的技术,只是强调新视觉媒介这一产品定位。

Apple Reality:因为虚拟现实技术(VR)和增强现实技术(AR)是头显中的核心技术。采用“reality”这个词,既可以暗指设备所用的rOS(reality Operating System)操作系统,而且该词本身也意义广泛。这个名字不仅可以给头显命名,还可以用于将来AR眼镜的命名。比如可以把第一代头显取名为“Apple Reality” ,把之后开发的AR眼镜取名为“Apple Reality Glasses”,二者一脉相承。

Apple Sight/iSight:“iSight”这个名字的可能性很小。因为“iSight”容易让人想起苹果15年前发布的视频聊天摄像头,会产生混淆,另外,苹果目前基本不再用“i”作为新产品的名称开头。相较而言,“Apple Sight”比较有希望。

Apple Lens:这个名字的可能性也不太大。虽然苹果的第一代AR眼镜用的是可互换镜片,但用户本质上是在看高分辨率显示器,名称与产品本身的特性不太相符。而且“Apple Lens”和微软发布的头显名称“Holoens”十分相似,苹果公司估计难以采用。

Apple Goggles: 苹果常常为其产品挑选一些“有趣”的名字,比如“iPod Shuffle”、“iPod nano”,还有今天应用于MacBook和iPad的“Air”。此外,也有诸如“Apple Pencil”、“Apple Card”等仿照现实世界逻辑的起名习惯。“googles”虽然有趣,且符合比类现实的传统,但大众一般把这个词理解为游泳镜或保护镜,这和产品本身大相径庭,估计苹果不大会选择。

Apple AR, Apple VR, Apple XR, Apple MR ,Apple SR:首先,苹果不太可能把具体技术的名称放在产品的名字里,而且主流的大多数消费者并不了解这些术语,甚至有可能把Apple XR和几年前的iPhone XR混淆。

目前这些名字在美国的商标库中都搜索不到。基于以往的保密传统,苹果很有可能在不同的国家注册了商标,也有可能苹果还没有决定好第一代头显的名字。但明年基本可以保证苹果会公开。

三、强大的芯片能力,苹果AR眼镜备受期待

2021年10月份,苹果相继抛出了“王炸式”的M1 Pro、M1 Max芯片,苹果预计推出的AR眼镜需要进行6-8个镜头的实时光学处理,算力需求远高于iPhone,因此要用到Mac级处理器,超高的芯片设计能力和头显对处理器的高要求引起了大众对新一代头显设备的期待。

11月,天风证券分析师郭明祺声称苹果将于2022年第四季度推出AR眼镜,并且这款AR眼镜将会搭载两颗芯片,一颗高端、一颗中低端。其中这颗高端芯片算力将会媲美Mac电脑,也就是说苹果AR眼镜的芯片性能可能会接近M1系列芯片。

目前大部分AR眼镜所使用的芯片多为基于手机SoC设计的移动芯片,例如高通的XR系列芯片就在主流AR头显中有所应用,而高通XR2芯片的性能大约在骁龙865和骁龙888之间。一旦苹果AR眼镜采用性能接近M1的芯片,那么苹果AR眼镜的算力将会大幅领先于同类产品,因此能够胜任的工作也会更加广泛。

高通发布的XR2芯片

结语:高性能设备催生高关注度,苹果头显成为重要风向标

对于苹果尚未发布的AR眼镜产品,大众“未见其身,先趋其势”,大量命名的猜测展示了大众对新型头显产品的高度关注。相较其他命名,“Apple Vision”和“Apple Reality”更贴近苹果即将发布的AR眼镜的特点,强调了与虚拟现实的密切联系,凸显科技感。

这种高度关注主要来源于苹果新一代AR眼镜的高级配置,尤其是其中可媲美M1系列的强大芯片。苹果为AR眼镜能提供强大算力,满足AR眼镜的实时处理需求。苹果的首款AR眼镜或成为行业发展关键变量。

目前AR眼镜落地产品较少,主要因为较高的技术门槛和应用生态的缺乏,根据爆料信息来看,苹果AR眼镜的适用场景更多,届时能否改变AR生态,或带来AR领域的“杀手级应用”,值得期待。

来源:Bloomberg

为什么智能眼镜是无用的和限制性的

从手机开始,一切我们身上能穿戴的东西都在智能化。但现在问题来了,手机、手表都取得了成功,而智能眼镜,似乎一直就是失败的。问题在哪里呢?现在有没有值得买的呢?

功能不明晰

智能产品能被广泛接受,都有一个大的前提:它解决了之前没有解决、人们又比较需要的问题。手机解决了太多问题,手表手环解决了查看心率、步数甚至行动GPS轨迹这种问题。那么智能眼镜呢?

摄像头、耳机集成一体的“智能眼镜”

业界有过3种方向的尝试。第一种是和耳机结合起来,一物两用解决听这个问题。第二种则是想解决看的问题,在视网膜投影屏幕,但解决的不好。第三中是解决拍摄的问题,在镜框上集成摄像头。

现在问题来了,这几个功能似乎都不是刚需,除了耳机,要想开启功能,可能都要进行一番操作。而眼镜集成拍摄功能则在国外引起了很大的反感:它可能侵犯了被拍摄者的隐私。

技术有难度

智能眼镜的发展制约在另外一方面是技术难度。这其中的关键是用户怎么看一直也没有多好的方案。

谷歌眼镜解决了很少的问题

谷歌眼镜的方案是一小块液晶屏。这个液晶屏的成本很高,导致当时谷歌眼镜一直卖的很贵,价格高达1500美元,国内几经转手甚至卖到2万以上。并且谷歌也没有想清楚到底有什么用,因为当时语音指令也不成熟不完善,如果不能理解人的语音指令,那么输入靠手机,这就只相当于一块扩展屏,并且屏幕不大、分辨率不高。

微小设备往视网膜投影直接成像的技术目前还在开发中

开过新车的人,都了解现在汽车有个功能叫HUD,也就是抬头显示,这个技术可以在屏幕上投影出时速、导航信息等等。所以能不能普通眼镜也实现这样的投影?答案是不能,目前没有这样的技术,可以直接在视网膜上投影一层图像。

AR设备目前依旧较大,解决不了佩戴舒适度的问题

AR、VR能做到眼前多一个图像,但VR解决不了还要看世界这个问题,AR眼镜的成本高、笨重也是难题,AR目前看更多的是商用工业用,VR更偏向游戏,它们都不是解决日常佩戴,当然研发的时候也不是考虑日常佩戴。

续航是软肋

眼镜显然不是一个时常可以摘下来充电的产品,无论近视远视,摘眼镜都不是可选项。这就涉及续航问题。这个问题不在于能不能解决,而是取舍。

AirPods的单次充电续航也只有几个小时

现在普通的眼镜,金属框架树脂镜片,总质量只有几十克。但如果塞入电路、功能模块以及最重要的——电池,重量陡增,增加多少,这对人的耳朵是个考验,如果不合适会非常疼痛。但如果轻,续航就普遍不行,电池能量密度目前依旧是诺贝尔奖的难度。

扎克伯格为雷朋的Stories做宣传

雷朋的Stories听音乐时间是3小时,这就是目前电池重量和续航平衡的结果,而耳机眼镜并不需要太高的智能,但在用户耳朵能承受的范围内,还做不到多好的续航表现。

现在可以说是迷茫期。作为用户量巨大的眼镜,从重量上的制约导致了功能、续航受限,在技术上目前也没有特别振奋的突破,在有耳机、手机的前提下,用户对智能眼镜的需求程度非常低,加上用户痛点难题,这些组合起来的难度极高,现在看起来似乎只有听音乐还可以一用。

(7786779)

华为Gen Munster智能眼镜的眼镜评估:在街上玩帅气利落的工具

[PConline 评测]这款眼镜最早出现在华为P30 海外发布会现场,在刚发布完P30后,余承东突然戴着一副墨镜登场,开始介绍华为旗下首款可穿戴智能眼镜——Eyewear。这款智能眼镜由华为联合潮流墨镜品牌GENTLE MONSTER一起打造,科技X潮流特别的组合能给数码产品带来什么不一样的体验?

尖端科技×时尚潮流 带来的不一样的魅力

对于智能眼镜的尝试,华为并不是第一家,但是如今能将尖端科技和时尚潮流结合起来,还实现量产的目前来看却只有华为做到了。

之前音频厂商Bose也有智能眼镜产品原型机展出。不过还是华为领先一步,HUAWEI X GENTLE MONSTER Eyewear(以下简称“华为Eyewear”) 目前已经开卖。自然会有很多人好奇这款实现了量产的智能眼镜体验究竟如何?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今天我们PConline就上手了这款新品,和大家来聊聊这款智能眼镜的特别之处。

可能很多了解科技产品的观众不是太了解GENTLE MONSTER这个潮流品牌,这是由Jay Oh和Hankook Kim于2011年创立,以品类丰富、设计独特的眼镜、墨镜以及充满艺术氛围的实体门店环境而深受年轻消费者追捧,韩流明星全智贤,金宇彬,美国时尚名媛Paris Hilton,影星Jessica Alba等非常多的明星都是它的忠实拥趸,妥妥的潮流大牌。

华为Eyewear智能眼镜外观设计则是以GENTLE MONSTER 五款经典款式为基础,针对不同消费者时尚或日常的佩戴需求,分为2款墨镜和3款光学眼镜。

2款墨镜为SMART EASTMOON-01、SMART JACKBYE-01经典款,外观精致大方,时尚出众,适用于多种造型搭配;3款光学眼镜为SMART ALIO-01、SMART ALIO-C1以及SMART SOUTHSIDE-01经典款,设计感突出,修饰脸型,为日常佩戴提供了个性选择。这款智能眼镜就针对不同用户群体的需求,提供了比较丰富的选择。

我们拿到的是墨镜版,型号为SMART EASTMOON-01,镜架整体为黑色板材,连接部分以金属为主,侧面标有GENTLE MONSTER 徽标,这些都是经典的 GENTLE MONSTER 设计元素。

外观方面华为Eyewear采用了极简的设计,没有任何按键和接口,并且支持自行选配不同的眼镜架、眼镜框和镜片,可能乍一看就是一副普通的眼镜。这样设计的好处也很明显,没有按键和接口可以保证眼镜不会有比较大的突兀感,还能提升眼镜的防水防尘能力(眼镜支持 IP67 级别防尘防水)。

当然,聊产品最关键的还是产品的价格,这是影响消费者购买的重要因素之一。全系1999元起最高2499元,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这一个眼镜这么贵?要我说,这眼镜可能还卖便宜了,GENTLE MONSTER一般的眼镜都是卖2000元左右的,我已经在某二手交易平台上看到价格已经上涨到了3000元。

时尚潮流的设计外观是这款智能眼镜目前能展现的最直观的感受,可以说与智能眼镜鼻祖Google Glass那种极客范完全不一样,完全就是一件时尚潮品。直到戴上它的那刻,当你听到它的语音提示的时候才会反应过来,原来它的内核是数码产品。

狭小空间下的高度集成设备

要做到与一般墨镜差别不大,还要实现多种功能集于一身,智能眼镜需要在狭小的空间内塞下多种电子元器件。

仅从外观上来看,华为Eyewear可能与一般墨镜外观相差无几,但是在眼镜的镜腿中,却集成了大量的电子元器件。包括无线充电模块、电池、双麦克风和双扬声器等等,不过在集成了这么多元器件的情况下整体重量却控制的不错,45.6 克的重量让眼镜佩戴起来称得上轻便,要知道一般的墨镜也有30~40克的重量。

在镜腿的中前端处有上下两个收音麦克风,内置麦克风支持线性波束降噪技术,智能消噪让通话噪音更小,而后方的双半开扬声器则能够带来出色的听觉体验。

除了眼镜本身内置了锂电池以外,华为Eyewear的眼镜盒也配备了一块2200mAh电池,可以为眼镜进行无线充电,这是世界首款支持NFC无接触式充电的设备。

而眼镜盒则通过USB-C端口进行供电。

简单易上手 自然的声音感受

先来说说作为墨镜的功能,根据墨镜等级划分,SMART EASTMOON-01的镜片透射类别为遮阳镜,等级为3。也就是有很强阻挡较强太阳光的能力,日常的出街、旅游已经足够使用。得益于轻质材料的选择和设备电子元件的高度集成,眼镜总重量仅45g,在佩戴中不会出现不适感,与一般墨镜体验无异。

除了体验到作为时尚单品墨镜,这款智能眼镜在智能助手、通话、音频等功能上也有很不错的表现。特别是相对于传统的耳机产品,从华为Eyewear能感受十分自然的环绕声。

华为Eyewear单次充电可持续通话/播放音乐2.5小时,配合眼镜盒使用,可实现通话/播放音乐8小时,还是相当持久的。Eyewear智能眼镜还支持佩戴状态智能识别,摘下眼镜音乐播放自动暂停,戴上恢复播放。

而眼镜的操作也非常简单易上手,学习成本非常低,对用户来说相当友好。触控式操作,轻触两下右侧镜腿可以实现电话接听/挂断和音乐的播放/暂停,待机或者听音乐的情况下轻触两下可以唤醒手机语音助手(需要在配套的APP中进行设置,目前该APP仅支持安卓系统)。

如果使用通话功能,华为Eyewear的双麦克风可以实现线性波束降噪,配合AI语音降噪技术,有效降低环境噪声对通话的干扰。实际体验通话清晰,能有效过滤嘈杂的环境音,对话人声清晰。

半开放音频设备设计难点在于声音的难以声音的聚合,华为Eyewear使用了精准指向型音腔设计,让声音以指向型波束直接传递到佩戴者的耳中,减少声音外泄。

这种定向音频会有一些特殊的体验,由于声音是通过耳廓反射入耳,所以在声音的表现上会非常自然。特别是在观看电影等情况下,可以获得一种影院自然声音环绕的感受;听音乐的时候不会感受到声音是从脑袋中间出现的情况,而是会体会到声音来自周围环境中,真正实现戴上它整个世界都是我的个人演唱会。

在使用感受上除了体验到了音频表现上的变化,佩戴传统耳机一些不适感也减少了不少。日常会使用入耳式耳机听音乐看视频,长时间佩戴下耳朵会有明显的不适感,头戴式又会弄乱发型耳朵也会感觉闷热加上长时间佩戴对听力也有损伤。体验过华为Eyewear后我觉得这应该是目前比较好的解决方案了,而且因为开放式的缘故,相对于传统耳机也可以更好的保护听力。

在体验这款华为Eyewear过程中最大的感受就是声音非常自然,这是因为大家都习惯了听到由耳廓收集声音反射进入耳道,而传统耳机直接将声音传入耳道,会出现一种声源在大脑中的假象,造成一种与现实体验相悖的不真实感受。定向音频通过耳廓收集声音后,可以营造出一个非常自然的环绕的立体声。

当然这款智能眼镜也并不是十全十美,虽然声音以指向型波束直接传递到佩戴者的耳中,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声音外泄,但是如果音量调到比较高(我测试时将音量调整到80%以上),两个人距离又比较近的话,比如在地铁等人群拥挤的情况下旁边的人会听到一些非常小的声音。墨镜也不适合室内使用,运动和环境太过嘈杂的话无论是墨镜还是光学眼镜都情况下无法很好使用。当然这里可能有一点点吹毛求疵了,任何一件产品都无法兼顾所有的使用环境。而且这款眼镜定位就是时尚潮流产品,出街(墨镜/光学镜)、办公室(光学镜)都是一个能让人赏心悦目的时尚单品。

总结

这款早在今年4月份就亮相的智能眼镜,如今已经成为了华为全场景智慧化规划中的一环,即1+8+N战略中的PC、平板、TV、音箱、眼镜、手表、机车、耳机总计8个辅入口之一。

将眼镜和蓝牙音频设备完美融合,同时将时尚潮流与尖端科技融合,让华为Eyewear使用场景宽泛。通过对日常使用需求的分析,户外使用可以选墨镜款式,室内使用可以选择光学镜片,华为Eyewear室内、通勤、户外出游、自驾出行等日常使用环境实现全面覆盖。

华为Eyewear相对于传统的耳机可以得到更舒适的体验,开放式的定向音频技术能获得非常自然的声音。这种感受相当独特,总的来说,日常办公、看电视看电影会有不错的体验,只要不是去特别嘈杂的地区都是可以有非常不错的使用体验的。

更重要的是通过跨界合作的方式,开拓新的市场板块,也打破传统电子数码设备“直男”“极客”等一些固有标签。通过和其他品牌、IP、名人的合作产生新的产品,借助于双方的影响力,提升品牌/产品的商业价值。既是产品层面的创新,又兼具了话题传播,品牌建设的价值。

谷歌眼镜即将回归:新的ar增强现实功能

【手机中国 新闻】最近有国外媒体表示,谷歌公司即将重新启动谷歌眼镜计划,并且还会加入AR增强现实功能。日前,谷歌硬件业务负责人奥特洛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正在试图确定最适合体验AR的其他方式,我们的测试范围不仅只局限于手机,我们一直在研究各种不同的外形设计,但我们短期内没有发布新产品的计划,技术成熟将需要一段时间,我们将在这一领域进行长期的投资,因为技术已经开始赶上了人们的预期。”

谷歌智能眼镜(图片来自网络)

谷歌眼镜是谷歌公司于2012年4月发布的一款智能产品,它具备和智能手机一样的功能,可以通过声音控制拍照、视频通话和辨明方向,以及上网冲浪、处理文字信息和电子邮件等。谷歌眼镜这一发明,引发了全球媒体和舆论的高度关注。

谷歌智能眼镜(图片来自网络)

可惜的是,这款产品遭到侵犯个人隐私的质疑,由于佩戴者能够悄无声息的对周围进行拍照,所以全球的一些电影院、酒吧等机构公开宣布,禁止佩戴谷歌眼镜人士入场,随后,谷歌停止了该项目。

可更换框架?华为第一款鸿蒙智能眼镜的新功能即将推出

随着技术的发展,智能穿戴设备已经完全进入了消费者日常生活中,要说近两年最值得期待的智能穿戴产品必须是智能眼镜。其实早在2012年的时候,谷歌就推出了Google Glass,可以拍照、导航,不过因为高昂的价格以及技术还未成熟等原因,逐渐在市场中销声匿迹。至此以后,真正推进智能眼镜研发,并推出迭代产品的科技公司并不多。

去年华为和GENTLE MONSTER联合的第二代Eyewear II智能眼镜,直接打破了智能眼镜拘谨的外观,赋予了智能眼镜全新的交互时尚新风尚,非常适合年轻人的审美要求,多种款式选择也满足了用户不同的个性化需求。

今天,华为终端官方微博正式发声,为12月23日华为冬季旗舰新品发布会上发布的华为智能眼镜开启预热。从预告中可以看出,全新华为智能眼镜在外观设计上延续了之前系列的时尚调性,更是创新性的带来了可拆卸镜框设计,以满足用户不同场合的佩戴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在发布的预告视频落版上有“华为智能眼镜,智慧生活随身助手”和 “Powered by HarmonyOS”的字样,可以肯定,这款智能眼镜将是华为首款搭载鸿蒙系统的眼镜,也将会以此为开端,打破硬件设备以及软件APP间的边界,成为华为1+8+N智慧全场景设备的重要一环。

其次,大家也知道,现在消费者使用的操作系统都是不同的,很难将他们连接起来。而鸿蒙系统最大的优势,在于它是一套操作系统,能使各设备之间达到互联,这样操作起来就会更加方便快捷。既然华为最新的智能眼镜搭载上了鸿蒙系统,那就意味着它能与各产品进行互联,或许将带来用眼镜操控电脑、平板等设备的创新操作。试想当你边吃东西边追剧的时候,不需要用手操控电脑,直接在眼镜上通过触碰操作,那该有多酷。

身处万物互联的时代,期待华为智能眼镜能够在充分满足用户日常佩戴需求之上,不断为用户带来更丰富的创新体验。12月23日发布会上还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新花样,让我们拭目以待!

谷歌发布第二代企业级谷歌眼镜

北京时间5月21日凌晨消息,谷歌周一发布了第二代企业版谷歌眼镜(Google Glass Enterprise Edition 2),这是专为商业用途设计的一款新型谷歌眼镜。 第二代企业版谷歌眼镜基于功能更强大的高通Snapdraon XR1平台运行,谷歌表示这个平台将可提供更长的电池寿命。史密斯光学公司(Smith Optics)则为这款产品提供了外观与普通眼镜相似的镜框,这意味着这款眼镜与微软HoloLens和创业公司MagicLeap的眼镜等竞争产品相比要小一些。 这款新眼镜的售价为999美元,但有些公司能以更低的价格买到,前提是其与谷歌之间有业务往来和签有合同。

Thunder snake推出了智能眼镜,但它可能与您的想法不同

自从苹果Apple Glass被大量曝光后,智能眼镜这一在Google Glass宣告失败后就被外界几乎遗忘的产品,也再一次重新回到了大众的视线中。并且从目前的爆料信息中不难发现,包括苹果、谷歌、亚马逊、华为、OPPO等一大批科技行业巨头,都认为智能眼镜这种设备,或将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替代如今我们手中的智能手机。

然而时至今日,除了谷歌的Google Glass企业版凭借着面向B端的解决方案得以存活下来,其他厂商所推出的相关产品,则要么昙花一现,要么就还处于概念阶段压根就没有进入市场。不过如今消费者其实还是能买到“智能眼镜”产品的,只不过它们可能与你想的有所不同。

比如说就在日前,知名游戏外设厂商雷蛇就推出了一款天隼智能眼镜。根据蛇官方的说法,天隼智能眼镜可以提供含35%的蓝光过滤镜片和99% UVA/UVB阻隔的偏光太阳镜片套装,融合了触控功能、开放式听觉设计,以及低延迟蓝牙技术,并实现了卓越的沉浸感音频和便捷性。

于此同时,天隼智能眼镜还内置了隐藏式扬声器,且内置的全向式麦克风可实现免提通话。其在镜架两侧设有触控区,可更改音乐曲目、播放或暂停媒体文件、管理通话,以及激活智能手机的语音助手。并且通过专用的移动端应用程序,还可以升级用户体验、实现EQ调节(默认,清晰度增强或三倍提升)、延迟设置、以及电池状态和固件更新。

从整体来看,雷蛇天隼智能眼镜与普通眼镜产品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其内置了麦克风与扬声器,因此与其说这是一款所谓的智能眼镜,不如说是将音响融合到眼镜上的头戴式智能音箱。事实上不仅仅是雷蛇,目前在售的一大批打着智能眼镜旗号的设备,几乎都是类似的设计思路,从亚马逊的Amazon Echo Frames到传统音频企业BOSE的同类产品无不如此。

毫无疑问,这一类产品不仅与当初能拍照、进行视频聊天,以及导航的Google Glass在体验上相去甚远,同时也与眼镜本身所代表的视觉体验南辕北辙,这类智能眼镜除了或许本身加入类似防蓝光等镜片功能外,并没有视觉交互功能。而在雷蛇、亚马逊,以及BOSE等厂商的这类设计中,眼镜只是一个搭载智能音箱的载体,从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类智能眼镜与TWS蓝牙耳机可以说是同一生态位的产品。

而之所以雷蛇乃至亚马逊,都想要为自家这样的音频设备镀上智能眼镜的金,或许还是因为从Google Glass,到华为VR Glass,再到依旧尚未亮相的Apple Glass,实在是太有热度。在当下智能手机的发展已经到达瓶颈期的时候,以增强现实(AR)和虚拟现实(VR)为核心,将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组合在一起的智能眼镜,也被认为是可能替代手机的新一代本地计算终端。而这些厂商的畅想中,一旦应用、视频、社交等画面投射到用户的视线中,就不再需要任何带有一小块屏幕的设备。

只可惜以目前的技术条件,以AR为核心的消费级智能眼镜产品都已经宣告失败。这是因为AR其实是重度依赖运算能力的一项技术,为了实现高质量的信息捕捉与画面渲染,其需要更高性能的计算单元,即便使用智能手机作为计算终端,但发热、数据传输稳定性,以及AR本身的视场角和颗粒度,现阶段都还暂时没有合适的解决办法,所以最终呈现出的就是当下这种“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局面。

当然,如今这类蹭智能眼镜的热度做法,其实也精准的把控到了不少消费者的心理。要知道单独从产品功能的角度来看,这类所谓的智能眼镜其实十分鸡肋,在当下智能手机已经非常普及的今天,智能手机+TWS耳机的组合早已可以覆盖绝大多数的移动场景了。

但如果换一个角度,这类智能音频眼镜其实完全可以视为一种时尚单品,毕竟兼具了太阳镜与TWS耳机的功能,使得其时尚感和未来科技感更为强烈。那么这样的设备会受到消费者的欢迎吗?其实答案在相关电商页面的销量数据上就可以得到。据我们的查询了解到,目前在京东上一众智能音频眼镜的价格基本为500-1800元之间,但无一例外的是,这类产品至今仍没有一款历史销量数据过万。

在科技已经改变大家生活的今天,电子产品的智能化显然已成为了无法阻挡的趋势,但这类智能音频眼镜尴尬的地方就在于,本身太阳镜的应用场景就不够宽广,同时又有价格更便宜的TWS耳机作为其直接竞争对手。所以想要让智能眼镜真正赢得消费者的情况,或许还是要靠Apple Glass这样可能具备颠覆性的产品才行。

今年Facebook智能眼镜在市场上的曝光率

据报道,Facebook 硬件主管安德鲁 · 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表示,计划中的智能眼镜将于 2021 年上市,但是该产品不具备与增强现实有关的数字叠加技术。

这款智能眼镜由 Facebook 和 Luxottica Group 及其子公司雷朋合作制造。眼镜可以连接其他设备,但用户可能无法体验增强现实的基本功能:在现实世界中叠加增强现实视图。博斯沃思说:“毫无疑问,这些智能眼镜可以互联,可以提供很多功能,不过我们也一直没有明确说明眼镜的具体功能。其实,我们对新产品非常期待,但我们还是希望保持低调。我们没有称其为增强现实,我们只是叫它‘智能眼镜’。”

Facebook 在 2017 年首次宣布开发增强现实眼镜的计划,此后也开发了相机功能,允许人们将数字图像投影到现实世界中。这些年里,Facebook 重金投资硬件开发,收购了虚拟现实创业公司 Oculus,并发布了一款家用视频设备 Portal。据悉,Facebook 的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硬件团队一共有 6000 多名员工,规模超过了 Instagram 和 WhatsApp 团队。

Facebook一直在研发智能眼镜,以期能够抓住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个风口。扎克伯格是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的大力支持者。博斯沃思拒绝透露即将推出的智能眼镜的具体功能,但他表示新产品与 Facebook 一直坚持的增强现实理念是一致的,即让技术增进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互动。

开发智能眼镜在大型科技公司中已非新鲜事。在 Facebook 之前,谷歌早早地推出了 Google Glass。但这款眼镜作为消费型设备没有获得成功,倒是在仓库和工业环境中为工人提供了不少帮助。Snap 也推出了多代智能眼镜产品。另外,苹果也在开发智能眼镜。

(7602360)

Facebook发布了第一款智能眼镜,起价为299美元

9月10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当地时间周四,Facebook发布了其首款“雷朋故事”(Ray-Ban Stories)智能眼镜,佩戴者可以用它拍照、拍视频、听音乐和打电话。

Facebook表示,这款眼镜是它与雷朋母公司EssilorLuxottica合作开发的,是这两家公司多年合作的第一个成果。

这款眼镜配备有蓝牙、小型音箱和内置麦克风,所以佩戴者可通过一款配套应用听音乐、打电话或拍摄照片和短视频,并在Facebook的服务中分享。

这款眼镜起价为299美元,可在网上以及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爱尔兰、意大利和英国的商店里买到。

此外,这款智能眼镜配有一项可选的虚拟助理服务,以便让用户通过语音命令来拍摄照片和视频。当拍照或拍视频时,眼镜上的LED灯会亮起,以便让其他人知道佩戴者正在拍照或拍摄视频。

在Facebook之前,谷歌推出了Google Glass,但这款眼镜作为消费型设备并没有获得成功,反而在仓库和工业环境中为工人提供了不少帮助。